新网文学 > 穿越小说 > 代嫁神医七小姐 > 正文 第147章 输在脸皮薄
    第147章 输在脸皮薄

    顾斓汐看向门口的叶琉璃,直觉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官见过王妃娘娘,却不知王妃娘娘有何事?”

    叶琉璃眼珠子转了又转,如果顾斓汐武功高强的话,她希望顾斓汐能看在两人的“交情”上教玉兰和玉珠武功,然而两人好像……没什么交情。

    没交情不要紧,交往交往不就出了交情?

    顾斓汐见王妃娘娘那琉璃色的透明眼珠子转啊转,愈发觉得头发发麻了,心底不好的预感也愈发强烈。

    “诶?”叶琉璃无辜地眨了眨眼,“我没什么事,就是今天闲着无聊来看看你,斓汐你继续忙,请忽略我的存在。”

    “……”当顾斓汐听见叶琉璃叫自己“斓汐”时,手一抖,险些将手中拿着那页撕碎。

    “斓汐你没事吧?”叶琉璃赶忙关切地问道。

    “没……不劳王妃娘娘费心了。”顾斓汐低下头,想集中精力继续算,然而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算到哪里了。

    叶琉璃继续想办法套近乎。

    心中哀叹,吵架撕逼她在行,但这套近乎讨好一个人,她还真不会。

    然而为了自己的大业,为了玉兰和玉珠的武功,便是不会也得会!

    叶琉璃见顾斓汐不断翻页好像痛苦的找寻什么,亲切道,“咱们王府没有账房先生吗?算账这种小问题,让他们算就是了,斓汐还是歇歇吧。”

    “……”

    王妃娘娘每次和他说话都蛮横霸道,今天这般亲切实在让他……抖了又抖。

    “账房先生自然是要算的,下官这里是总账,需要亲自核对。”

    提高了警惕,王妃一定有什么阴谋!

    叶琉璃走上前去,挤出一抹亲切的笑意,“斓汐是不是好辛苦呢?要不要我帮斓汐算?我数学可好了呢。”

    “……”顾斓汐周身再次抖了一下,“不……不用,下官哪敢劳烦王妃娘娘大驾,娘娘您还是去休息吧,累坏了您就不好了。”

    叶琉璃笑眯眯道,“斓汐真体贴,我不累,今天天气好,在办公室里实在谋杀生命和青春,要不然你陪我出去随意走走?”走啊走啊,就走到练武场了。

    顾斓汐猛地一惊,忽然恍然大悟!

    南赵国女子生性内敛,很少出言邀请,一般女子主动邀请男子怕是……不不不,怎么能用一般女子的标准来衡量彪悍的叶琉璃,叶琉璃也算是个女子?

    不过如果他没想错,叶琉璃真的想……怎么办?是否应该与王爷说,若王爷知晓叶琉璃有红杏出墙之心会不会受到打击?但若不对王爷说而直接拒绝,叶琉璃会不会转攻其他人?

    如今王爷将溱州出版业交给了叶琉璃,她出入自由,如果因为他的拒绝,那叶琉璃跑出去找奸夫,王爷岂不是带了绿帽子?

    一时间,饶是睿智的顾斓汐也左右为难了起来。

    不过顾斓汐又觉得,叶琉璃不会红杏出墙,毕竟之前她千方百计的要与王爷圆房。

    ……等等!

    叶琉璃为何千方百计与王爷圆房?搞不好是……有那个需要。但王爷屡次三番拒绝,所以她现在铤而走险来勾引他?

    这般一想,又觉得能想得通。

    “斓汐,你在想什么?为什么满头大汗啊?”叶琉璃为了表示自己的亲切,特意抽出了帕子,为顾斓汐擦额头的汗水。

    顾斓汐大惊,猛地向后一退,但却忘了自己还坐在椅子上,就这么连人带椅的摔在地上。

    叶琉璃匆忙上前去扶,“哎呀呀,斓汐,怎么好好的摔倒了呢?”

    顾斓汐几乎是爬着离开的,从他学会走路起就没这么爬过,但在彪悍又诡异的王妃娘娘面前生生从桌案一直爬到了门口。

    叶琉璃蹲在地上,也是一头雾水,为什么顾斓汐一副害怕的模样,她有这么吓人吗?

    顾斓汐连滚带爬的起身,向外跑,叶琉璃就在后面追。

    一边追一边大喊,“顾斓汐,停下,你站住!”

    寂静的勤政楼走廊,就这么上演你追我赶的一幕。

    因为叶琉璃的声音,从一个个房间里露出官员们好奇的小脑袋。

    有的有胡子,有的没胡子,有的白胡子,有的黑胡子,有的白加黑胡子。

    官员们一伸脑袋却发现是王妃娘娘,赶忙扯着脖子喊,“下官见过王妃娘娘……”

    叶琉璃哪顾得上招呼官员,“免礼免礼,你们继续忙,我去追顾斓汐,”而后扭头喊道,“顾斓汐,你站住!”

    终于,临近勤政楼大门口时,顾斓汐站住了。

    顾斓汐都快哭了。

    他输了。

    输在他脸皮薄。

    叶琉璃实在太没脸没皮了,大白天就公然喊男子的名字,她不要脸,他还要?

    再这么发展下去,他以后还怎么在勤政楼混?

    叶琉璃追了上,刚要大骂——你丫的跑什么跑?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将小暴脾气掩饰好,“斓汐你是不是突然想到什么要紧的事了?”

    顾斓汐眸子转了转,试探道,“是啊,娘娘,未来一段时间下官都不在王府。”

    叶琉璃一听,脸上的亲切、温柔、和蔼、可亲、谄媚急速消失,变成了平日里那种略带讥讽的表情,“哦,原来这样啊,那你走吧,回头我找别人就是。”

    说着就要走出勤政楼大门。

    顾斓汐吓了一跳,一把抓住叶琉璃的手腕,“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叶琉璃翻了翻白眼,“我说什么关你什么事?”都不能帮本小姐教丫鬟武功,还要你何用?

    叶琉璃是个实用主义,对于帮不上自己的废人,她实在懒得搭理。

    何况,她和顾斓汐真的谈不上交情。

    顾斓汐面色一变,声音也认真下来,“如果下官没听错,娘娘刚刚说要去找别人。”

    “嗯,你没听错,怎么?”叶琉璃挣了挣手腕,却发现对方的手捏得紧。

    顾斓汐因为略有阴柔,骨骼对比一般男子纤细,然而因其有内力,那纤细的手指竟如同钢爪一般坚硬。

    叶琉璃低头愣愣的看着他的手,想到他有武功却连个机会都不肯给她,心中更是窝火了,“顾斓汐你够了,你不给我机会,难道还不让我找别人!你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