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穿越小说 > 娘子何以恨倾城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合奏之人
    午时突然下了一场大雨,空气里凉意骤增,隐隐有了冬日气息,沐月夕坐在桌边,捧着一杯热腾腾的热水取暖,袅袅的白雾从杯中腾起,低头慢慢啜饮一口,暖意从舌尖蔓延到心底。看了一眼站在门边的男子,几不可闻地叹气,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的早。

    “今日,我吹笛,你抚琴来合。”程子悦强势霸道地宣布他的命令。

    “手痛抚不了。”沐月夕轻轻地搁下茶杯,看着手背上的伤,语气平淡地拒绝再与程子悦合奏,与他合奏的感觉实在太过诡异。

    程子悦没想到一直乖巧顺从的沐月夕会拒绝,心中顿感不悦,冷笑一声,走上前去,伸手攫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脸来,眼神森冷地盯着她微微泛红的双唇,阴森森地威胁道:“我不介意在你这边脸上再添一道血痕。”

    沐月夕倔傲地望着他,眼中一片冷然。

    “小夕儿你的耐心还真是很差,才二天而已,你就伪装不下去,真性情这么快就流露出来了?”程子悦嘲讽地笑道。

    “彼此彼此。”沐月夕毫不示弱地回嘴。

    程子悦不知想到了什么,忽地笑了,那抹笑容只是浮在脸上,眼中仍然是无情的寒意。他松开手,退后一步,潇洒地旋转着手中的玉笛,划出一个好看的圆弧,“小夕儿,今天已经是第二日了,明日黄昏,淳于容要再不来,你就要想好你的下场。”

    沐月夕讥笑一声,“我有选择吗?”

    “当然有选择,你可以选择去越国当歌伎,也可以选择去良国当琴奴。相信以你的歌喉和琴技,在这两国必可争得一席之地,不至于饿死。”程子悦冷笑着,眼中带着一丝玩味看着她。

    程子悦这番语既是羞辱又是威胁,他本以为沐月夕会吓得向他求饶,却没想到沐月夕淡然一笑,“何必舍近求远,去越国良国那么麻烦,你直接把我丢到荥扬城最大的那间青楼,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到那时沐家的颜面就丢得干干净净,从此再无颜立足于朝堂之上了。除掉了沐家,大祁国其他的势力就风生水起了,你所属的那股势力就可以咸鱼翻身。”

    沐月夕直接把程子悦的目的说了出来,程子悦错愕地看着她,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沐月夕的反应,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是一个十三岁女孩会说的话吗?沐家的女儿果然不同凡响,沐晚谦不愧是主公最厉害的对手。

    沐月夕垂下眼睛,镇定自若地端起茶杯,水有些凉了,正好解渴,把茶杯凑到唇边,一饮而尽。

    “沐月夕,我就依你所愿。”程子悦冷笑道。

    “夜深了,我要休息,程公子请回。”沐月夕第三次下逐客令。

    程子悦墨色的眼中闪过一道阴暗冷冽的精光,沉声道:“沐月夕,希望你永远不要后悔,你今日说过的话。”

    沐月夕抬头,与他对视,唇边弯出一抹浅笑,“我不会后悔,因为只是一句空话,不会成为事实的事情,胡乱说说又有何妨。”

    “你就那么坚信淳于容明天能赶来救你?”

    “是,我相信他,我相信他明天一定会来接我离开这里,而你将死在他的剑下。”

    “你在诅咒我?”

    沐月夕摇头,“不,我只是告诉你一个即将发生的事实。”

    程子悦冷笑,突然伸手扣在沐月夕肩上,手如铁钳地制住了她,令她不能动分毫,“你与我合奏一曲。”

    沐月夕痛得皱起了眉,紧紧咬着下唇。

    程子悦手下再用上一分内劲,痛得沐月夕额上立刻渗出冷汗,一张小脸煞白,咬牙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我与你合奏一曲?”

    “你不必知道原因。”

    虽然没有打探到程子悦要与她合奏的真正的目的,但是沐月夕已经撑不下去了,只得先放弃,“你放开我,我与你合奏就是了。”

    “沐月夕你真是犯贱,早这么乖,你根本不必吃这苦头。”程子悦松开了手,嘲讽地骂道。

    沐月夕没有接话,起身坐在琴边。

    笛声响起,旋律很古怪,音调繁杂难辨。沐月夕闭上双眼,静心地听了一小会,纤指放在琴上,轻轻拨动琴弦。

    两人的合奏果然默契十足,一曲终了,余音犹自袅袅。

    程子悦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沐月夕,为此曲填上词,明日一早交给我。”

    “我填不出来。”这首曲子,一开始气势恢宏,中段缠绵哀伤,未了又转为清冷低沉,情绪转变太快,沐月夕全力以赴才勉强将曲子奏完,这会要她独立填词,这不是要她小命。

    “沐月夕不要挑战我的容忍度。”程子悦阴沉着脸,不悦地道。

    肩膀上还隐隐作痛,沐月夕不想再吃苦头,“为什么要我填,你不能自己填吗?”

    “沐月夕,不该问的话,不要问。”程子悦沉声道。

    “好,我不问,只是这时间太紧迫了,你多给点时间给我。”沐月夕决定拖延时间,万一淳于容明天没找到,她还能用填词来拖延时间,她没打算进什么青楼,当什么花魁。

    程子悦想了想,道:“多给你两天时间。”

    他爽快,沐月夕也不含糊,“行,两天后,一定把词交给你。”

    “小夕儿,你心虚了。”程子悦嘴角噙着一丝略带讽意的笑。

    沐月夕垂目不语,这个男人太狡猾了,他看出了她的目的,让她无言以对。

    程子悦得意地哈哈大笑,转身扬长而去。

    他离开后,杏儿就进来服侍沐月夕睡觉。

    “小姐,奴婢多嘴一句,您激怒了少爷,吃苦的是您自己,您这又是何苦呢。”杏儿一边帮沐月夕掖好被子,一边低声劝道。

    沐月夕感到有些奇怪,看了杏儿一眼,“谢谢你的提醒,以后不会了。”

    杏儿叹了口气,退了出去。

    沐月夕靠在床上,沉沉睡去,只是一直睡得不安稳,斑驳陆离的梦境里前世今生凌乱交错,前世翻车的那一幕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脑海里浮现,让她惊恐万状。

    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程子悦施展轻功,走进来坐在离床没多远的雕花木椅上,双手抱肩,目光直直地盯着床上的沐月夕。

    沐月夕正不安的翻来覆去,借着微弱的光芒,他看到她清秀的脸上布满了冷汗,秀气的柳眉紧紧的蹙着,连薄唇也是紧紧的抿着。

    她应该是在做噩梦。

    只要将她唤醒,就可以将她从噩梦中救起。但是程子悦没有这么做,他不动声色的看着,深邃的的眼中有着莫名的情绪。

    “你的确是我要找的人,只可惜,你是沐家的女儿,我只能狠心的除去你。沐月夕,你死后,我会把你的尸体送回沐家,也算答谢你与我合奏之情。”程子悦轻声自语道。

    床上的人深处不安之中,没有听到他的话。说完,程子悦起身离去。

    沐月夕从噩梦中惊醒时,天色居然已经大亮。唤杏儿进来了,服侍着她起身洗漱更衣。

    用过早膳,沐月夕正准备斜在软榻上看书,杏儿道:“小姐,去园子里走走吧。”

    沐月夕惊讶地问道:“可以吗?”

    “是少爷吩咐的。”杏儿解释道。

    “好,那就去走走吧。”闷在屋里两三天,沐月夕也想出去走动走动,就起身跟着杏儿往外走去。

    不大的院子里,种着几棵四季常青松树,一条青石铺就的小径弯弯曲曲盘旋在院中,杏儿跟在沐月夕身后,陪着她沿着小径缓步而行。

    “嗖”不知从那里飞来一枚石子,打中了杏儿的穴道,将她定在原处。走在前面的沐月夕没有觉察到,她继续朝前走着,直到听到有人唤道:“欣悦郡主。”

    沐月夕听出这温和清朗的声音是属于淳于容的,又惊又喜地四处张望。

    淳于容站围墙上,绀青的衣袂在晨风中飘然,墨玉发冠在阳光下闪烁着清冷的光芒,乌发俊颜,眉睫间从容淡定,唇边是如水般的清浅笑意。

    沐月夕勾起唇角,笑得格外的开心。

    淳于容没有辜负沐月夕对他的信心,在官兵和沐家暗中势力调查下,在沐月夕被掳走的第三天一早,终于找到了这间位于禄城城郊的大宅子。

    站在淳于容身边的是杜徵,一袭绯衣,桃花眼眼波流转,唇边一如既往地挂着痞痞的坏笑,手中摇晃着他那张镶着金边的扇子。

    两人飞身而下站在了沐月夕面前。

    “夕儿妹妹,别来无恙呀?”杜徵毫无身处敌营的自觉性,嬉皮笑脸地问道。

    沐月夕没理会杜徵,而是向淳于容行礼,客气地道:“谢谢候爷涉险来救欣悦。”

    “郡主客气。”淳于容双手虚扶,眼中不可觉察地闪过一抹难言的情绪。

    “夕儿妹妹,我也涉险来救你,你怎么不谢我?”杜徵不满地指控道。

    沐月夕规规矩矩地对着杜徵行礼道:“欣悦谢谢杜公子救命之恩。”

    杜徵一愕,摆手道:“我跟你开玩笑的,你怎么当真了。”

    “候爷,此处不能久留,尽快离开为好。”沐月夕肃颜道。

    “想走,没那么容易。”程子悦得到暗卫的回报,已经匆匆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