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穿越小说 > 娘子何以恨倾城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殷勤
    香檀古色的厅堂里,八皇子赫连斏侃侃而谈,赵殊和沐晚谦动作很一至,都是捋须,含笑,频点头。淳于容陪坐一旁,嘴角噙着淡淡的浅笑,永远云淡风清。

    沐月夕一一见过礼,在一旁坐下。听他们几个你来我往的扯着一堆之乎者也的书面语,客套话。听着听着,上眼皮和下眼皮就想约会了,沐月夕很困难才忍不住没打呵欠。

    好不容易这几个男人不扯客套话书面语了,他们又聊上了诗词歌赋。沐月夕这下就更老实了,缩了缩身子,努力让自己的存在感变得更少,她不想惹火上身,不想再绞尽脑汁去剽窃某位古人的诗作。

    沐月夕发现男人们的话题越扯越远,已经离开始讨论的问题十万八千里了。抿嘴偷笑,跑题真是亘古不变,不管是古人,还是现代人,都会跑题。

    咦,又换话题了,开始谈论宁州修河道的事了。这个话题沐月夕听不懂,无趣加无聊。

    沐月夕不打算陪着他们浪费时间,寻个间隙,携了咏诗,偷偷就溜了出来。

    出了小厅,沐月夕拐了个弯,往后院走去,抬头就看到沐月盈穿着一件绣着淡黄色茱萸花的月白色长裙,摇着绘有浅红色茱萸花的团扇,领着香蓉,步态轻盈地走了过来。

    沐月夕愕然一怔,呆站在原处。淳于容的祸害指数真高得让人不敢想像。

    沐月盈眼不斜视,带着淡淡茱萸香从沐月夕身边飘然而过,一拐,身影消失在沐月夕视线尽头。

    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沐月夕跟了上去。咏诗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陪着沐月夕往回走。

    沐月夕没有进前厅,而是绕到后面,隔雕花木窗往内看。提着的心放下一半,沐月盈行事还算稳重,虽然目光一定锁定淳于容,但是还知道先给八皇子行礼,再去见过先生和父亲,不是冲进去就死缠着淳于容不放。

    只是……

    沐月夕皱紧眉尖,淳于容眸中飞快闪过的那一丝厌恶,不知道盈儿可曾留意?

    厅内的热闹的气氛因沐月盈的到来骤然变冷,屋里陷于尴尬的寂静之中,直到沐夫人进来,说午膳已备好。沐晚谦才恢复常态,起身招呼众人去前厅用膳。

    沐月夕领着咏诗从原路折回,绕到众人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偏生杜徵眼尖看到了她,嘴角微扬,一抹坏笑挂到脸上,故意放慢脚步,落到众人后面,和她并肩而行。

    沐月夕目不旁视,把他当路旁的花草树木。

    杜徵脸皮厚,毫不在意地低声道:“夕儿妹妹,你一碗水可要端平,不可以太偏心的。”

    沐月夕蹙眉,不解地眨了眨眼睛,“你在说什么?”

    “赫连斏是你师兄,我也是,你送他生日礼物,不可以不送给我。你记住了,我六月九日生日,比他晚三天,别忘记送礼。”杜徵理直气壮地讨要礼物。

    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厚到这种程度的。沐月夕气得差点仰倒,本来以为八皇子要礼物已经要得够直接了,没想到杜徵比他更直接,更无耻。

    咬着后槽牙,沐月夕将字往外挤,“照您这个意思,文信候爷生日的时候,我也要备份礼?”

    杜徵摸着下巴,很认真地道:“小容他也是你师兄,按理给我和老八都送了礼物,你也该为他准备礼物的。不过……”

    杜徵瞄了眼被沐月盈缠得有点焦头烂额的淳于容,压低声音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小容这小子,最死要面子活受累,他心里明明很想要你送礼物给他,可你送过去,他又会假装客气,推辞的。可是你要是当了真,把礼物收回去,不送了,他又会生气。所以,夕儿妹妹,别说杜师兄没提醒你,你对我们三位师兄,一定要一视同仁,不偏不倚才行。”

    沐月夕看了一眼前面的蓝颜祸水淳于容,柳眉一挑,“杜徵,你确定你刚才说的人是文信候爷,而不是你自己?”

    “真是伤心呀,夕儿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误解为兄的一片好意呢?”杜徵用按着胸口,满脸痛苦,“我的心碎了碎了。”

    “杜公子,请您慎言。”咏诗插到两人中间,冷冷地瞪了杜徵一眼,挽起沐月夕手臂,迅速地将她带离他的身边。

    杜徵莞尔一笑,快走了几步,跟在沐月夕身后进了前厅。厅上圆桌上摆着数十盘美味佳肴,浓郁的菜香味让人食指大动。分主宾坐下,几位客人都露出了舒心的微笑,每个人都能从桌上找到自己喜欢吃的菜。

    “容哥哥,你尝尝这个糯米排骨南瓜盅。”

    “容哥哥,这是孔雀开屏鱼,味道很好,你尝尝。”

    “容哥哥,这只鸡,是用清酒焖制而成,鲜美可口,肉质滑嫩。”

    “容哥哥,这是百合银耳汤……”

    “容哥哥,这是……”

    沐月盈特意挑了淳于容身边的位置坐下,她视桌上其他人为无物,殷勤为淳于容布菜。身为客人,淳于容不好强硬拒绝,可他温和委婉的拒绝,阻拦不了沐月盈的热情。

    沐月盈不顾场合的殷勤,让淳于容苦不堪言,脸上温和的笑,越来越僵硬,他的优雅风度几乎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沐晚谦不方便当着客人面训斥女儿,见沐月盈毫无顾忌纠缠淳于容,羞愧的面红耳赤,一口恶气堵在胸中,吐不出,咽不下。拿着筷子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节泛白。

    “盈儿,有婢女招呼,你坐下自用,别打扰候爷用膳。”沐夫人努力让语气显得平和。只可惜沐月盈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眼中只有淳于容。

    八皇子,赵殊和一向聒噪的杜徵就象商量好的一般,对淳于容投过来的求救目光视而不见,只管低着头大吃特吃。

    沐月夕对沐月盈的行径,感到羞愧不已。这丫头,知不知道什么是女儿家的矜持?知不知道这里不止她和淳于容两个人,还有外人在场,有爹娘在座?

    “爹爹。”沐月夕突然扬声喊道。

    桌上的人除了沐月盈,其他人都齐齐地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