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穷位面登记处 > 正文 第八十章 混入
    “里面的情况已经探得很清楚了,”张三明听完湿婆翻译的小蜥蜴的话,基本上了解了那寨子里的情况,如此说道。

    “漂浮的山崖没什么问题,应该就是无根崖了,可是……为什么他们在给一个大坑在举行某种仪式呢?”

    段也走出来说道:“我想……如果是离无根崖很近的大坑的话,说不定那就是黑冥泉!不过……为什么泉会变成干枯的大坑,这我也不太清楚了……”

    张三明点点头,继续道:“嗯。既然那是黑冥泉,那他们的行为是不是可能跟泉水干枯有关?比如说在试图将泉水唤回来?湿老哥,你再说说他们当时的行为吧!”

    听完那些老头仪式的细节,他说道:“确实很有可能,阿也,你说中原人可以和那些荒族部落正常接触吗?”

    “一般来说……都是避免接触,不过,要是碰到了,他们倒也不会平白无故直接袭击人……”

    “嘿嘿,你看我们这样……”张三明瞬间想到一个混进去的办法,只是,小蜥蜴发现,他盯着自己的眼神让它心里有些发毛……

    ……

    走在去往寨子的小路上,几个人手里都拽着一根绳子,绳子绑在了大白牛的脖子上。

    此时的大白牛已经被张三明要求变得更大,得有普通的大象那么大了,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就是他们几个人把大白牛给逮住,要押送过去一般。

    远远地,在寨门上方放哨的两名蝎牙部落人就看到了这奇怪的队伍,还有那显眼的大白牛。

    他们大声呼喊起来,顿时,寨门上又出现了几人,都拿起弓箭,正对着张三明他们。

    张三明走出来,对着寨门大声喊了几句,那寨中的人惊讶于张三明居然会纯正的土语,听到话中的内容后,有一人就跑去报告去了。

    当然,张三明根本不会什么土语,只是因为登记簿的关系,让张三明与湿婆、索德尔三人在语言方面可以畅通无阻。

    不一会儿,寨门上走出来一个老头,他脸上画着繁复的花纹,身上的布袋子也比旁边的人多很多。

    他一出现,就直接问道:“小家伙们说,你们要敬献神兽……就是这大牛吗?”老头眼光闪烁,看着大白牛很是感兴趣。总得来说,大白牛的卖相是很好的,整个身体呈雪白色,体型优美健壮,双眼炯炯有神,两个金黄色的大犄角平添了几分威势,说是神兽,确实具有极高的可信度。

    张三明当然应承不已,他的口音在蝎牙部落的人听来非常得地道,无疑拉近了和他们的距离。

    老头高兴得手舞足蹈,连忙命人将寨门打开,将张三明一行迎了进去。

    不过,除了张三明以外,其他人依然让部落的人很是警惕,他们紧紧握着武器,眼睛盯着他们,不放过任何动作。

    张三明热络地和那老头攀谈起来,得知他的名字叫做贡哈,寨子里的人都叫他贡哈老爹。

    “贡哈老爹,这大白牛就是突然降临在业渚城一栋破屋里面,那时候破屋里还有一口枯井,这大白牛走过去叫了一声,那口枯井居然开始不停地冒水,一下子成了一口活井,啧啧,真是神奇!”张三明边抛出这句话,边偷眼观察贡哈的神情。

    果然,贡哈整个身体一紧,一把抓住张三明的肩膀,疼得他龇牙咧嘴,然后,贡哈用一种沙哑低沉的嗓音问道:“真的吗?我的朋友!”

    张三明连忙点头,指着肩膀,示意他先冷静一下,然后说道:“是啊,听说就是走过去叫了一声,很神奇吧!”

    “等一等,我的朋友,我先叫人招待你们部落的美食,我先暂离一下!”说完便神色匆匆地离开了。

    “喂……”张三明有些不适应这老头的行事风格。

    结果没过多久,一个咧着嘴笑着的部落人大声叫嚷着要带他们进去一个屋子里。

    行走在这熟悉却又陌生的地方,段也的情绪依然控制得很平静,他知道,这些土房本是他段家辛勤建造的,那寨子的石门就是被这些部落人攻破的,还有东边本有肥沃的农田,如今,却都被荒废了……

    他知道,这不是他一个人可以任性置气的地方,为了弟弟妹妹,为了小柔姐,必须要跟着计划行事!

    他们现在领着大白牛,将大白牛栓在门口,所有人都走进屋中落座。

    屋子里根本没有什么能够称得上家具,就连他们围坐的地方也没有桌子,只有几片巨型叶子铺成的类似茶几的东西。

    不多时,一群部落少女端着一个个草叶盛放的美食就开始放在“茶几”上。

    张三明看着这一盘盘“美食”,喉咙不由一紧,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

    一盘还在蠕动的大肥虫子、一碟诡异的紫色糕点、一坨巨大的熏肉散发着可疑的气味……

    所有人都被“美食”惊得够呛,除了……湿婆。

    他脸庞一阵模糊,最后,眼神中泛着精光,兴奋地看着这些诡异的食物,说了句:“可以开始了吗?”

    那领他们进来的人依然咧着大白牙,不住点头,示意他们赶紧享用吧!

    于是,湿婆直接一手拈起一只虫子,这只白白胖胖的虫子起码有两个拇指粗细,感受到湿婆的手劲,它开始疯狂地扭动身体,体表传来一阵阵波浪般的纹路……

    湿婆却不管不顾,对着脑袋一口咬下!

    坐在旁边的张三明都能听到他咬进口腔里那浆汁爆裂的声音,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湿婆如此入乡随俗的吃法,不由钦佩不已。

    湿婆却是一脸满足,嚼了两口,感受到那充满胶质的肥美味道,又一口将剩下的一半虫子吞下,接着,直接将那坨巨大的熏肉给揽在手中,张大嘴巴开始猛啃。

    那边的大白牙见此,笑得更加灿烂,他也围坐过来,抓起一条虫子塞进嘴里,然后不停地拍打起湿婆的肩膀,竖起大拇指,显得很是满意。

    张三明深吸口气,觉得不能落了气势,于是颤抖着手指夹住了那盘子里最小的一只,放到嘴边。

    说是最小的一只,但是也有拇指粗细,感受到那有力的蠕动,张三明禁不住想要将它甩开的冲动,他盯向其他人——

    赵鸿神情严肃地闭目养神;洪千柔发现师兄在看,她立刻回以“你要敢让我吃虫子就死定了”的表情;索德尔偏着头,手中抓着一团黑黑的东西,在寻找着入口的角度;段也倒是聪明,找了盘看起来最和谐的凉拌菜叶,虽然他入口以后也是一脸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