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穷位面登记处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年少天才逢剧变 功法来处向南州
    方在迁,本是方式门族嫡系传人,当年年仅二十五岁便已修炼至化神期门槛,实在是极具天赋的武道天才。

    所有人都认为,他的实力、他的资历都能稳稳地接过家主的担子——然而,一次南叶荒州之行,竟让他功力尽失,整个人也性情大变,再不复往日气魄。

    一直以来,城内知道的人都在猜测他到底遇到了什么。是仇家堵截,还是荒兽突袭?是陷阱暗算,还是正面击倒?都不得而知。

    南叶荒州,是处于大陆南端的凶险之地,那里也是晋国的南部国境线所在。

    丛林密布,瘴气笼罩,毒虫遍野……

    最可怕的,还是那荒州中藏匿的多达数十个的荒人部族。他们也不知是从何发展而来的修炼方式,虽与大陆武者大相径庭,但打起来可毫不逊色。甚至说,由于大陆武者很难适应他们这种诡谲怪异的攻击方式而稍落下风。

    当然,大陆武者晋升入神境后,摸到一些神识使用的法则,那荒州部族的手段就没那么容易获胜了。只不过,有一些可怕的神秘手段依然威胁着化神境乃至洞神境的强者,使他们同样不敢轻视。

    而当时已至化神初期的方在迁意志满满,要好好闯荡一番这南叶荒州,为今后接管家族打下更为坚实的声名基础。

    可惜,几年后,却用如此落魄的方式回归厚土城……

    厚土城无疑是一座大城,无数的民居,无数的店铺,宽敞纵横的街道……只是,这些都分布在厚土城中心,而这座大城的东边则是接壤着一片树林。自从那方在迁定居树林之后,就连要去林中采笋弄菌的农人都会被清理出来,几乎没人会再去树林了。

    ……

    这日,德亲王二世子赵鸿出现在树林边上,并且举步往林中走去……

    沿着一条小溪行至深处,竟然出现了一片开阔的地带,其中花草遍布,那花草围绕的中心上,还建有一幢小草屋。

    刚刚踏入这满是鲜花的范围内,赵鸿心神一动,偏向了右边,手掌真元涌动,运起了隶属赵家的皇族功法:回转元诀。

    这回转元诀能将真元自动运转全身,仿佛无时无刻都在修炼一般,争斗之时,更是能使出比同等境界之人更为宽厚博大的真元,以绝对的力量差距压制对手。决斗,则能胜得光明正大;厮杀,则能以雷霆万钧之势将之瞬间摧毁!

    此时赵鸿显然未有杀意,他只是运起了五成力量与袭来之人对接了一掌。

    轰——

    明明只是双掌相接,但却发出了闷雷般的响声,惊得四周林鸟四散飞逃。

    那来人身穿黑衣,面色黝黑,与世子对接一掌后并不恋战,而是倒飞出去,半跪在了地上,口中说道:

    “世子殿下驾到,阿四无礼,请世子殿下责罚!”

    赵鸿微微一笑,无所谓道:“没事,你也是尽你的职责罢了。我是来……拜会舅舅的,还请阿四哥通传一声!”

    阿四还未回话,那边的小屋门就出来嘎吱一声轻响,走出一人来。

    那人身形还算高大,只是行走间身子右偏,步伐细碎,给人一种风都能吹倒似的感觉。

    走近一看,也是面无血色,双目晦暗,活脱脱一个痨病鬼模样,只有那依然挺立的鼻子和粗长压眼的眉毛还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采——正是赵鸿的舅舅,方在迁。

    他走到近前,开口道:“呵呵,世子殿下驾到,我这小花园,也是蓬荜生辉啊!”

    赵鸿连称不敢,道:“舅舅,您还是叫我鸿儿吧,要是被母亲听到,少不得又要领一顿责罚了。”

    “既如此……鸿儿,来此可有要事?”

    赵鸿神色一肃,认真地说道:“鸿儿此来,是想向舅舅打听两样神秘去处,舅舅见多识广,鸿儿便来试试。”其实,赵鸿确实已经算厚土城见识最为广博的人之一了,只是这两样东西,他的确未有听说过,能够让他上门咨询的,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这方在迁最为合适。

    “神秘的去处?”方在迁皱起了眉头。

    赵鸿走近了一步,压低了声音说道:“舅舅可曾听闻‘黑冥泉水’、‘无根崖’?”

    黑冥泉水……无根崖……

    黑冥泉水……无根崖……

    方在迁脑海中不停盘桓起了这两样称呼,脸上居然升起了一丝不自然的血色,随后捂着心口不停喘气,险些跌坐在地上!

    “舅舅!?”赵鸿连忙一把拉住他。

    方在迁无神的眼睛多了一丝光亮,他拉住赵鸿的手,颤声问道:“鸿儿……你……快说,从何人那里听闻的!快说!”

    “……”赵鸿还未见过方在迁如此失态,他说道,“舅舅,您先冷静一下,说起来,还要从前一阵讲起……”

    ……

    傍晚,赵鸿从小树林离开,在回去武馆的路上时赵鸿都有一些不敢相信,那位孤僻的长辈居然要求张三明和洪千柔一起去见他,至于那两样去处,明天见面时才会说。

    他边走边摇头,对那两样东西更为好奇了。

    他脚速很快,不多一阵便回了武馆,一进门就直接找到张三明跟他说明的今天的情况。

    “这么顺利?”张三明也有些惊讶,因为赵鸿一再跟他们说他舅舅真的很少见外人,想不到,这次居然一口答应了。

    “那他有没有说到那两样东西究竟是个啥?”

    “额……没有,他说,要你们明天亲自去才说。”

    “哦,好,没问题!小柔——!”张三明转身去找小柔跟她报告这个好消息了。

    第二日,不放心世子安全的张三明又请了索德尔一同前去,毕竟,跟这世子每次见面都会遭遇刺杀,他可不想被殃及池鱼了。

    走近林中的空地花园,赵鸿朗声叫道:“舅舅,他们来了!”

    方在迁仿佛一直在等,他一下子就打开了房门将众人迎了进去,赵鸿发现,他的样子居然有一些紧张?

    刚一落座,让阿四奉上茶盏之后,方在迁直奔主题,声音隐隐有一些激动:“请问,是谁在打听此事?”

    张三明想了想,还是示意洪千柔让她说。

    “前辈……是我。我无意间得到一门功法,须得去到这两样去处,可又不知为何,如此,才过来向前辈询问的。”洪千柔说得简略,却是将主要内容都说了出来,还隐去了传承之事。

    “无意间得到的?”方在迁明显不信,但见她的样子并不想告知真实原因,于是又说道,“那功法,可是叫‘无向力’?”

    方在迁将“无向力”三个字说得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并且很是期待地看着红千柔。

    洪千柔自然是眼中一惊,看了看师兄,心道真是问对了人,忙回道:“是的,前辈,那前辈可知道这两样去处的寻法吗?”

    方在迁却闭上了眼睛,缓缓吐出几个字:“南叶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