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穷位面登记处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旧时老友遭逢意外 仗义师妹携药探宅
    晚上想了半天的张三明还是毫无头绪,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结果,没睡多久,却被一个声音早早地吵醒了:

    “湿婆阁下,快醒醒!你终于回来了!”

    说话的是面露急色的索德尔,而湿婆跟平常一样不知道用什么力量飘在空中睡得安详。

    此时湿婆还没醒,倒把张三明吵醒了,他睁开眼睛,看着索德尔,打了个哈欠:“啊——哎,索老哥一大早这么欢迎我们哪!”说完贱贱地笑了。

    但索德尔还是眉头紧锁没有一点要开玩笑的样子,他继续摇着熟睡的湿婆严肃地说:“三明,你师妹她……都怪我,要是我跟着去的话……”

    “什么!?师妹她怎么了?”张三明脸上的调笑瞬间消失了,他的前世已成过眼云烟,如今重生于此,这个小师妹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而且,他答应过这个身体的主人要好好照顾她。

    一直以来,他对待这个师妹都有一种很复杂的心理,一方面自己是个冒牌货,师妹对他的好,都让他感到惭愧,觉得自己骗了她一般;另一方面,又确实心疼这位小女子,她故作的坚强,无私的关心,让他心里开始真正将她当做自己的妹妹,甚至是……喜欢的人!

    然而,刚刚经历了沧海桑田还未彻底回复平静的张三明此刻却听到了对他来说,最为糟糕的消息……

    索德尔看着张三明,又看了看已然睁开双眼的湿婆,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带着他们赶往洪千柔的房间……

    ……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

    傍晚,做完一天的例行修炼,洪千柔满意地内视自己体内刚刚修炼出来的一丝真元,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一丝真元代表着她终于晋升到了元体期,可以修炼一些高级功法了,至于高级功法从哪儿来?二世子殿下那里说他有数不清的功法,等她有了真元,一定给她找一个最适合的用以修炼。

    只不过,二世子殿下又开始了闭关,也不知道这次又要多久才能出来了。

    洪千柔望了望世子闭关的房间,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已经算修炼很是刻苦的人了,结果这位二世子殿下才是真正的修炼狂人!自从来到武馆,就几乎都处在闭关的状态,而且他本来就已经是少见的化神境高手了,而且,他还不满三十岁,真正的修炼天才。

    天才都这么努力,她们这些普通人就更要刻苦了。于是,洪千柔制定了一个比她老爹更加变态的修行时刻表,直将武馆的众师兄弟训得是苦不堪言。

    但效果也是好的,加上师兄给的归元丹的帮助,武馆内又有三名弟子晋升到了引气期,而且是直接晋升到引气后期,作为一个武馆,这样的配置已然是极好的了。

    而且这归元丹的好处还不止于此,洪千柔感觉得到,自从吃了那归元丹,自己的修炼天赋都改善了少,以前内视时,运转一个大周天很是要费一番功夫,而且一不注意就要消散,又得从头来过。但现在,运转搬运一个大周天不仅圆润自如,而且速度也快上不少,所以,这么快的时间,她就已经凝聚出一丝真元了!

    摇摇头,洪千柔抛开了脑中的想法,又看了看张三明的房间,她知道,师兄紧闭房门不出来,一定又是去完成什么任务了……

    她紧了紧拳头,干脆又盘腿坐下,准备再搬运几个周天再休息,她想要变强,只有变强了,才能帮助到师兄,才能……更多地陪在他身边。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啊,就是说他摔了一跤……”

    “摔一跤摔这么严重哪!”

    “哎——”这俩师兄弟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其实有人说,陈老伯是撞邪了!”

    “我……信了你的邪哦,还撞邪!”

    “真的!邻居就是说这短时间,老陈宅子里每天晚上阴风阵阵的,都不敢靠近,一靠近,身体都要打寒颤……”

    两人还在不停争论,洪千肉听到却站了起来,她站起来问道:“两位师兄,那个陈老伯是以前和爹爹经常喝酒的陈老伯吗?”

    “哦——师妹,你还在练功房哪?对啊,就是他,人都说他撞邪了!摔跤摔得魂儿都没了!”

    “师妹别听他瞎说,就是摔跤摔得重了点嘛,人年纪大了骨头脆,这都正常!”

    “切,你没听到他邻居说得那叫一个……哎!师妹,你去哪儿?”

    洪千柔快步走开,没回头,只回了一句:“师兄,我去给陈老伯送点跌打药。咱们武馆的跌打药就算是张大夫都夸过的呢!”

    “哎,要不我们陪你去吧,万一真的有……”

    “没事儿,你们先休息吧!我去去就回了!”

    “哦,好吧,那你小心啊!”说完,两师兄弟就去吃饭去了。

    这些话,都被一旁路过的索德尔听见了,他看了眼匆匆忙忙的洪千柔,想起了张三明的嘱托,决定暗中跟着她,千万不能让她出事。

    太阳沉得很快,没多久就已经天黑了,洪千柔无奈只得提了一只灯笼往陈老伯的宅子赶去……

    陈老伯年轻时也会几手功夫,只是因为天赋原因,连炼体这一关都没有过,于是便放弃了武道一途,但仍然跟洪千柔他爹洪远庭,他叫的洪三保持着联系,时不时过来喝点小酒什么的。

    陈老伯膝下无子,在洪千柔小时候倒是经常给她带些小礼物之类,也喜欢给她讲故事,只是后来,女孩儿渐渐长大,老陈要避讳,便没有再多接触了。

    如今,洪千柔听闻那个总是笑嘻嘻的伯伯居然出了意外,想也不想就要来看看他,还带上了武馆的招牌跌打药。

    陈老伯的宅子还算大,反正老远都能看到,比周围的房子都大。

    洪千肉提着灯笼,走向宅子。

    不知为何,真如那师兄谈论中所说,她发现,每向宅子靠近一步,就觉得心里凉了一些,而且,也不知是不是眼花,她刚才似乎感到,那宅子的门口突然化为了一张布满獠牙的大嘴在朝着她嘶吼一般。

    她闭上眼睛,轻轻揉了一下,再看时,又没了那种感觉,她摇摇头,心道自己还是被传言影响了,不管怎么样,总要把药膏送到陈老伯手上才是。

    于是,她走过去,轻轻敲起了大门:

    “陈伯伯,开门啊!我是千柔!……”

    结果,刚一碰大门,这大门居然“吱——”地一声缓缓移开了!

    洪千柔一惊,但又一想,听闻陈老伯是摔得重,想必也无法起身开门了,这样倒是正好。

    于是用灯笼朝前照了一照,发现宅子里一丝光亮都没有,于是抬脚跨进了一步,然而,这一步进入了宅子,洪千柔突然一阵心悸,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周围竟然出现了一片迷雾,隐隐地,还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