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穷位面登记处 > 正文 第二章 瓦兰之巅惹天妒 投入天玄寻三明
    此时,所有人都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打扮怪异的家伙,而他仍毫不自知,自顾自地一直叽里咕噜地对着张三明说着什么。

    张三明则摊开双手,不断表示,大哥,听不懂啊!

    王云风的太阳穴一阵血管抽动,这是愤怒到了极点的表现。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突然出现,挡在自己面前,简直太不把人放在眼里。

    他走上前去,一手就要搭在怪人的肩膀上。

    正在说话的怪人,突然眼神一变,一个转身间,身上疾风鼓动,手握细剑的剑把轻轻地捅在了王云风的胸口上。

    噗——顿时,仿佛胸口挨了一记重锤一般,王云风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还撞坏了后面的小摊,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王云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引气后期的实力,经脉中已经充盈灵气护体,居然就被这人一下打得倒飞而出,而且已然深受重伤!

    难道,他已经是化元期?不,还可能更高……

    张三明穿越到的这个地界称为玄天大陆,这里以武为尊,武道者有入武、炼体、引气、元体、化元、入神、化神、洞神等境界,洞神阶之后据说还有更高的境界,但已经有很多年未曾出现了。

    这王云风引气后期实力实实在在算得上高手了,却被这怪人一招秒杀,无怪乎他心中惊疑不定。

    他赶忙叫到两个跟班将他抬走,他要尽快通知馆主,这洪三武馆……没那么简单……

    王云风灰溜溜地离开,这怪人却也未有阻拦,他只是皱着眉头,似乎也看出来了张三明听不懂他的话。

    张三明眼见这怪人一招制敌,心下骇然,同时突然感到胸口似乎有些亮光透了出来,他低头一看,恍然明了,脑中一片清明,醒来之前,黑暗中的一番话语清晰地记了起来。

    他捂住胸口,上前拉住怪人,不顾周围人询问的眼神,就将他拉到了房里,关上房门。

    “次位面登记簿,交于你手,你应负责接待所有来访登记人员,助其领取任务,返回属于自己的次位面……

    这些人员都是次位面受到世界规则排斥,而被投入到其它位面的顶尖强者。只有找到登记员,并完成登记任务,才能达成返回条件……

    登记簿在接触到第一个登记人员时自动激活……”

    一阵阵地,张三明渐渐想起那个声音所说的一部分话,眼睛看着已经激活的登记簿,瞪得越来越大。

    被赋予了这个登记簿,成为了登记员,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规则,一次次地颠覆着张三明的世界观。

    翻开登记簿,投射出来的界面已经不是“未解锁”三个字,而是:

    登记者:暴风剑圣索德尔

    次位面:德瓦兰大陆

    位面等级:中武

    生成任务:未生成

    任务完成进度:(0/2)未领取

    他又点了一下,看到了下面的内容:

    审核:无审核任务

    领取奖励:无

    当前奖励点:0

    已解锁位面:无(传送到已解锁位面,单人单次100奖励点)

    “这个东西就是次位面登记簿吗?”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张三明抬眼一看,正是那金发碧眼的索德尔。

    “你……”

    “应该是登记簿同步了在下的语言,让在下说的话可以让你们理解,在下也可以理解你们的语言。”索德尔平淡地说道。

    “卧槽……”

    “阁下这句话为什么是‘哔哔’的两声?什么意思?”

    “哔?哦,没什么意思,那什么,我有点儿乱,能不能先缓一缓?”

    “可以。”索德尔始终维持着一种贵族式的风度。

    “你为什么来到这儿的?”张三明有些不太明白,同样是穿越,为什么他保持着原样。

    “具体的,在下也不清楚,只是,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在下,在下不知为何干扰了世界之力,于是被投入其它位面,找到登记者,完成任务,才能回去。”索德尔思考了一下,回答说。

    “所以,你就找到了我这个登记员……”张三明话音未落,突然想起一声清脆的提示音:

    “叮——登记簿已解锁,登记员正式上岗,免费提供上岗补贴1000奖励点。”

    张三明连忙向登记簿看去,只见上面的当前奖励点变成了1000点。

    他点了一下奖励点,突然弹出两个新的按钮:

    抽奖(使用1000奖励点,可随机抽取所处位面中的神秘物品)。

    兑换(未解锁)。

    “1000只能抽一次?太抠了吧?”嘴上说着,张三明却迫不及待地按下了“抽奖”的按钮。

    登记簿一阵光芒闪动,随后,又是一阵清脆的提示音:

    “叮——恭喜,获得玄天大陆上古时期的机关护卫一名。”

    随后,登记簿中一道光芒直射到地上,光芒消散,一个看不出材质,黑黢黢的人形傀儡出现在眼前。

    傀儡看起来非常高大,怕不是有两米?张三明在靠近的时候,傀儡突然睁开了眼睛,它的双眼中各有一丝火焰在跳动着。

    “……这,看起来还挺厉害的嘛,1000点感觉不亏啊。喂,“大个子”,你叫‘机关护卫’,能干什么?”张三明打趣地对着傀儡说道。

    “保护……主人……听从……命令……保护……主人……”

    突然的一道粗陋难听的声音传来,吓了张三明一跳,这才发现这傀儡居然还会说话,心中更是满意。

    “这位……登记员先生,既然已经开启登记簿,不如就让在下领取完任务,也好早日回到家乡才是。”索德尔打断了张三明的思绪,认真地看着他。

    张三明眼睛一转,突然合上了登记簿,他看出来这位索德尔先生虽然厉害,又有些高傲,却一直谨守着一些贵族式的礼貌,所以心中有了一些计较,说道:

    “哦,当然,索德尔先生,作为登记员,为尊贵的您领取任务是我的工作职责。可是,您能容许我提出一个小小的建议吗?”

    索德尔发觉这粗俗的登记员说话突然变得礼貌起来,略感满意地微微点头。

    “您看,您在无意间为我化解了一次危机,我可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可是您这么厉害,我也帮不了什么,不如让在下请您去大酒楼里喝上一杯,聊表仰慕之情,您意下如何?”张三明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他也是没办法,他也不清楚这登记簿上的任务是什么,万一,他领了任务就跑了呢?他不在了,那王云风吃了这么大亏,又来武馆报复,到时候谁能解决?

    于是,他决定带着这个别人眼里的大高手到厚元城最大的酒楼,高调地展示洪三武馆有一个这样的靠山,同时,也能借口如此,看能否再将他多留在这里几天。

    索德尔自是不清楚张三明的真正用意,他略为考虑,觉得他说得有理有据,而且言谈中给足了自己面子,自己当然要保持应有的风度。

    于是,索德尔抬着下巴,轻轻地点了下头,应允到:“登记员先生有礼了,那就请您带路吧。”

    “嗨,别这么客气,我叫张三明,您叫我三明就行了……”张三明将登记簿收在怀里,背过身去,带着拐骗了良家姑娘一样的笑容,打开房门头前带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