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大校异界行 > 正文 第二章 陆大校!路大校!
    场面一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即使是阿妮塔,也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作为路易的贴身女仆,她深刻的知道,路易平时不曾锻炼过,虽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但也绝不是什么天生力大之人,

    而现在,她看见了什么!?

    从小看到大,

    一起生活一起成长的少爷,

    竟然把另一个百二十斤的男子给一拳打飞了!

    天啊!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阿妮塔瞪大了双眼,小嘴也忍不住张大呈O形,一副惊诧的表情,然而这副表情配合着脸上未干的泪痕,却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喜感,让人忍俊不禁。

    少年搂着她,皱着双眉,紧闭着双眼,并没有看见阿妮塔这番模样,要不然准笑出声来。

    少年闭着眼,皱着眉,却并不是众人所以为的在忍受之前伯纳那一脚的伤势,而是在灵魂深处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

    许久,阿妮塔终于反应过来,看见少爷还紧紧的搂着自己,不由得两腮泛红,眼中带酥,一副娇嫩的样子,微微挣扎了一下:“少爷,可以不用搂这么紧了。”

    只是这一挣扎,却是直接牵扯到了少年身上的伤口。

    嘶————

    少年抽痛,但此举也终于把他的注意力从混沌中拉回来一点,他打开双眼,面露茫然,愣愣的看着怀里的阿妮塔,久久不语。

    “少爷看起来好痛苦的样子,是不是我弄疼他了,那个伯纳也真是可恶,伤害我家少爷!”

    阿妮塔听见那声嘶声,很是心疼,也终于想起来,那个伯纳之前为了抢夺她曾狠狠地踢了少年一脚,更是让少年直接撞到地牢的墙壁,从那声巨响来看,怕是伤的不轻。

    阿妮塔轻轻的从少年的怀中钻脱出来,绕到他身旁,反过来扶住他:“少爷,你没事吧,伤的重不重?”

    听到她近在咫尺的问话,少年终于有所反应,像是回过了神,又像是还处在茫然中。

    “少爷?你在说谁?是在说我么?”

    阿妮塔心中一颤:少爷莫不是因为头部受到重击失忆了不成?这可怎么办,现在这情况下失忆可不好办,不行,不管是不是失忆,现在少爷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就不知……

    想到这里,她偷偷地窥视周围,发现不管是那些贵族还是那些平民都只是一脸惊惧的看着他们,不敢有太多动作。

    阿妮塔心中恍然:是少爷刚刚才一拳太过厉害,把他们都吓住了,也好在这样,要不然他们知道少爷现在的状况,那就惨了……

    脑中闪过一些不好的画面,让阿妮塔不由紧张起来,紧了紧搀扶着少年的手,看向少年。

    却发现,少年刚说完那句话后,又进入了恍惚的状态,一副双眼无神的样子。

    见此,阿妮塔默默地把身子向外侧靠去,遮住众人看向金发少年的视线,心中紧张万分,略带颤音的说道。

    “你……你们不要再过……过来,要不然……要不然少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迈着僵硬的步伐走向之前他们所呆的牢房的角落,全身冷汗不断,生怕被那些平民看出她家少爷伤得不轻,一副半呆半傻的样子。

    所幸,直到她带着少年来到之前所呆的角落,也没发生任何变故。

    其实是她想多了,在场的都是普通人,即使那些凶恶的平民,在看到伯纳的惨状时,也是不敢再惹金发少年。

    只有那些贵族与被侵犯的女仆,这一刻才如梦初醒,仿佛遇到了救星,热烈的呼喊起来。

    “路易大少爷,救我啊~”

    “路易男爵,救我啊~”

    此起彼伏的呼救声不绝于耳,少年再次被拉回了思绪,只觉得一堆嘈杂的喊声不停响起,不由得心生恼意,喝到:“别吵!给我安静!”

    少年的这一声轻喝很管用,不消片刻,所有的呼救声的停了下来。

    他们明显听出了少年声音中的不耐,联想到伯纳的惨状,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什么。

    其实这倒是他们误会少年了,少年并非无意挽救他们,只是灵魂中处于一种混沌的状况,心神都极不稳定,之前的一拳只是情绪到达顶峰的反射性爆发,实则并不了解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妮塔也是奇怪少爷为何突然变了一个人似得,但现在的情形却是容不得她多去思考,只是护着少年,静静的缩在角落,使自己不去想着那些女仆的悲惨遭遇。

    不过也正是有了少年的轻喝,那些平民反而是不敢再有多的动作,地牢一时间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平静。

    金发少年名叫路易·艾德里安,今年十五岁。

    是瓦兰德公国边境大伯爵洛特·艾德里安家族里的一个旁系小男爵,从小不被重视,更也没有任何继承权。

    从小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直到前段日子参加了法师学院的天赋检测,检测出A级的精神强度,很适合成为一名魔法师,才开始稍微受到家族重视。

    无奈等得法师学院的新生学徒集结完毕,开始前往位于瓦兰德城的时候,被藏匿于瓦兰德内部的血族余党捕杀,随行法师和贵族的那些职业者奴仆都被当场格杀,只剩他们几个普通人,被囚禁在这里。

    路易因为从小不受长辈重视,以至于很多兄弟姐妹都看不起他,总是欺负他,使他养成了孤僻胆小的性格。

    直到等他六岁时,家里给他安排了一个同岁的女仆照顾他的起居。

    这名女仆就是阿妮塔。

    在阿妮塔的悉心陪伴下,路易孤僻的性格才有所改善,这也让路易对阿妮塔产生了很大的依赖。

    之前路易本来只是默默的猫在地牢角落,即使发生了那等欺凌弱小之事,也没有勇气去管。

    但伯纳却是动了算是路易真正唯一的亲人的阿妮塔,这就真正触动了路易的逆鳞!

    实际上伯纳之前的担忧没有错,他那一脚,确确实实的杀死了路易。

    但正是因为路易要保护阿妮塔的执念,使得正好同一刻因为噬魂蛊虫死去的,远在不知名宇宙的华盟特殊行动小组的组长陆郁陆大校莫名其妙穿越到他身上来,延续了路易的生命。

    也正是因为这样,路易才能在灵魂融合状态,靠着执念,挥出那一拳,那一拳实则是借用了陆郁陆大校的的念动力,才有了如此声势,要不然单单凭借路易一介普通人,是断然无法挥出如此重的一拳的。

    但也只能这样了。

    在保护阿妮塔的执念走到尽头后,真正的路易就死去了,留下的,只有半个残余的灵魂,以及华盟特殊行动小组组长陆郁陆大校。

    然而穿越过来的时间尚短,陆郁还没有掌握身体,精神也还处于灵魂融合状态中,所以,才看起来一副又呆又傻的样子。

    对于陆郁来说,前一刻他还在灵魂中与噬魂蛊虫就行殊死搏斗,无奈噬魂蛊虫实在是灵魂的克星,强如陆大校这种巅峰超能力者,也无法撼动,只能在灵魂不断衰竭中痛苦死去。

    然则下一秒,却突然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灵魂空间,这番变故也是让他很茫然。

    然而不等他茫然,就是一股神奇的力量袭来,他便没了神智,只是模糊中还能感觉到一些东西。

    但很快,他就陷入了真正的恍惚之中,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做了什么,只是默默的承受着一波又一波来自灵魂的冲击。

    他仿佛做了一个梦。

    在梦中,他不再是陆郁,不再是地球人.

    而是一个叫路易·艾德里安的男子,出生于法兰大陆西北处瓦兰德公国的边境城池洛特城,是个艾德里安家族一个小男爵的后代.

    在他还牙牙学语之际,父母便都双双死在战场上,于是他成了一个男爵,一个没有权利的男爵。

    在这种情况下,他度过了一个悲惨的童年.

    直到一名名叫阿妮塔的女仆的出现.

    她是一名猎户的女儿,会跟他讲猎户的故事,会教他如何捕捉猎物,如何在张牙舞爪的雄鸡面前与它对视,如何在雪地找到狐狸的踪迹,如何捉住激流中的鱼……

    她带给了他很多快乐,是他生活的唯一色彩.

    但后来慢慢变了,

    阿妮塔不再在他面前大呼小叫,不再带他到处乱逛,不再整天跟着他,

    她开始变得文静,举止得体,不会再直呼他的名字,而是会尊敬的喊:“少爷。”

    他不喜欢这样!

    他曾要求过她变回以前的样子,

    但阿妮塔说不可以,她是女仆,而他是贵族,必须要遵守该有的礼数。

    他不肯,大喊大闹,但阿妮塔始终没有依他,时间久了,他也无奈习惯了。

    后来。

    他开始学习贵族礼仪,明白了阿妮塔所说的贵族与平民之间该有的隶属究竟是什么,

    但他始终不开心,他心中始终认为,阿妮塔不是他的女仆,而是他的亲人。

    但后来日子也就这样慢慢过去了,他和她一直平淡的生活,直到十五岁的贵族成年礼。

    他参加了法师学院的天赋检测,被检测出有A级的精神强度,适合做魔法师。

    那天她很开心,笑着说:“我就知道我的少爷不会是一个平凡人。”

    其实他只想做一个平凡人。

    但既然她这样说了,那他也得去做魔法师,于是跟着法师学院的新生学徒队伍一同前往法师学院入学。

    这段时间,家族给他派了几个侍卫,都是职业者,但他还是觉得她最亲。

    出发没多久,就遭遇了血族的袭杀,一片混乱中,侍卫全部被杀。

    他和她,也被一同囚禁起来,从来没有遭遇这种事情的他瑟瑟发抖,她虽也害怕,却始终安慰着他。

    再后来,发生了伯纳暴起的时间,令他更是惊惧,直到她被劫持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

    即使倒在地上,即使头痛欲裂,即使身受重伤。

    但,

    就算只剩最后一口气,也不能让任何人碰她!!!

    梦。

    突然悄无声息的破碎了。

    一片澄亮的灵魂空间中,路易再次打开了双眼,从恍惚状态醒了过来,他眼神如锋,带着一种锐利的感觉。

    但细细看看,似有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他抬头仰望着那一个‘黑色’的太阳。

    两个声音同时出现,叠在一起,一字一顿道:“噬魂蛊虫!今天,我路(陆)大校就再会一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