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159||2.9
    170

    国师一怔,探身来瞧,只见顾柔似是大有感应,他不由得心头绷紧。

    顾柔羽睫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有些茫然地迎向他的目光,当看清楚他的面庞时,顾柔苍白的脸有了血色,她动了动嘴唇,却因为太过虚弱,没能说出话。

    他恍临梦境,难信其实,只是切切地望着她,半响,才张嘴轻轻唤了一声:“小柔?”

    她朝他弯起眼角:【我做了个梦,梦见小时候的你了。】

    他微微一讶,俯下身,摸了摸她的脸颊,果然触到她温热的脸庞。莫非这世上当真存在心有灵犀之说?

    两人互相讲述梦境,发现竟然做了同一个梦,俱是惊讶万分。

    他道:【大抵我们总归有缘,注定要相见。】说罢想了想,又似是叹息遗恨地道:【为什么不早一些?】

    顾柔挣了挣身子,国师将她扶到床头靠坐,在她身后加了个软枕。顾柔瞧着他,忽然问道:“大宗师,你头发为什么是白色的,打小便如此么?”

    国师白发,她在梦境里头看见的大宗师,却是青丝的少年。

    国师摇了摇头。他并非天生白发:“我曾经同长兄一同拜国观的紫衡真人为师。”

    顾柔像,他口中那位长兄,一定便是自己在梦中所见那位玄衣少年了。

    “师父乃是当时的国观领袖,气宗名宿,他一生钻研内家气功,故而寿数近百而鹤发童颜,他自认人寿有限,便希望在弟子中选择一位传人,当时他看中了我和兄长二人,欲在我二人之中做出选择。”

    他说罢停了一停,似是跳过了一些内容,继续道:“后来,师父将功力传给了我,因我当时根基尚浅薄,勉强承载师父的百年功体,虽然受功,也如受创,当时受了不小的内伤,在师父指教下调养了一年方才恢复,但这头发却是全白,回不过来了。”

    顾柔点点头:“我也梦见你同一个容貌与你相似的少年,那就是你的兄长么。”

    “是,长兄慕容停,与我一母同胞所生。”

    “那为什么……呃!”顾柔一时奇怪,坐起身的动作太快,牵扯到旧伤,面色顿时一青。国师急忙来扶:“卿卿慢些。”说罢叫来门外宝珠,让她去请沈砚真过来给顾柔看诊。

    顾柔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你的兄长……那我怎么从未见到过他。”

    国师薄唇微抿,停顿半响,道:“他后来改换派系,转投东莱碧游宫,拜师碧游宫的云蟾子。那也是一代宗师,北派的名宿,只不过……”他说到此处,欲言又止。

    她见到他竟然少有地露出为难之色,便知晓里头必有一些不为人道的曲折,不再追问,忙截住话头:“这些那些的,我也听不懂……你进东西了么?我瞧你像是没休息好。”说罢伸出手,摸了摸他这些日以来清减几分的脸。他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笑道:“进了。你睡着的时候,有只小狸来看你,极是灵性,吃饭打盹都陪着我,我引它与你瞧一瞧。”

    顾柔一听露出微笑:“那好,咱们把它收养了,抱回洛阳去。”说着探头张望,想要看看那只小动物在何处。

    国师回头吹了个口哨,那黑猫却不同往常那般从角落里窜出来了,他将手指夹在嘴唇两边,又吹了一声响儿,却仍然不见黑猫的影子。他疑惑地四顾,抬起头,只见向外打开的窗前,那只黑猫懒洋洋地趴着,冲他打了个响鼻。

    “这小畜生,狡猾得很。”他朝顾柔笑道。

    黑猫鼻子里喷出一口气,似是对他这句话表示些许的不满。随即,四肢向外伸展,从一个懒腰伸直到连贯地站立起来。

    它站在窗台上,向外张望,再回头看了他一眼。

    它好像要走了?顾柔问。

    他看向黑猫,黑猫细缝眼睛里闪烁着荧荧的光芒。

    国师看着黑猫,黑猫看着国师,像是一对萍水相逢的朋友,在做最后的告别。

    黑猫四肢一抻,跃出了窗外。

    “这……它走了。”顾柔有些不舍,眼神还追随着黑猫消失之处。国师却道:“走便走了。”顾柔心里觉着一丝可惜,他性子素来清冷,从少年时期开始便是如此,才交上一个小伙伴,这边要离他而去了,他内心不会感觉到寂寞么?

    他看出她的心思,含笑地看着她,眼中饱含着温柔的情愫,大抵在用眼睛说——这不是还有你么?

    顾柔双颊微热,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旋即心念一动,抬起头来,两人相视而笑。

    她将头轻轻靠在他肩上。“大宗师,我以后都不同你分开了。”

    他揽住她的背,捋了捋她的发丝,静静享受这一刻安宁。

    漫长的生命里,他终将遇见另一个人,如她这般清静美好,对他会意,冲他点头微笑。和他一同走完余生的轨迹。

    ……

    沈砚真这两日一边照顾柔的伤病,一面暗中计划。自从她在药王谷山洞中,被师父顾之问点出身种连心蛊,便晓得中了国师的计策。想要消除连心蛊的效力,必须找到那个同自己相连之人,她一直留心地观察,终于找到了石锡头上。

    她不动声色,悄悄地配制起了解除连心蛊的药。正在忙着整理药方时,听见屋外有脚步声,她急忙将写着药方的那几页纸,顺手夹入铁衣配方的残卷。

    进屋的是宝珠,见到沈砚真神色有一丝慌乱,宝珠环顾屋内四下,并不见有其他人在,问道:“沈大夫一个人?”

    沈砚真拨动碎发,将鬓发卡至耳后,淡淡答道:“宝珠姑娘突然造访,不知有何见教。”

    她容颜素净,今日穿了一件淡青的罗裙,衬着白皙的皮肤更显得娉婷高雅,她神态忧郁,有种我见犹怜的姿色。宝珠见了一愣,这沈大夫穿着南疆的衣裳好看,穿着中原人的衣裳也好看,果然是天生丽质罢,宝珠心里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清咳一声,道:“沈大夫,顾柔醒了,大宗师令你去瞧一瞧。”

    这倒使得沈砚真发自内心地露了个惊讶表情,寡淡忧愁的面孔瞬间一亮:“我这便去。”转身收拾药箱。

    宝珠在后面道:“沈大夫悬壶济世,令人敬佩;可是孤身一个女子行走江湖,难免会有诸多的不便……沈大夫是否想过,再找一个人相伴,做一对江湖侠侣呢?”

    这话听来突兀,沈砚真回过头,已背上药箱:“你想说什么?”

    宝珠支支吾吾领着她出门去,走廊上,一面同宫苑内的往来侍婢点头示意,一面轻声说道:“我见石中尉对你很是关心,他为人忠厚,人品和家世俱是上乘,不知你……”

    她话未说完,沈砚真便嗤了一声,双眸瞟向她。这个宝珠,莫不是来探查她口风的罢?沈砚真不想让国师的人知晓她正在悄悄摆脱连心蛊的禁制,便应道:“石中尉为人是不差,可惜流水无情。”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沈砚真这随口的一应,却使得宝珠彻底怔在了原地,她呆呆地望着沈砚真潇洒往前走的背影——原来沈大夫果真对石锡有意?心头却是无比怅然。

    沈砚真给顾柔把过脉,改了改药方,要她再好生调养半月。

    国师便将顾柔留在建伶宫苑内养伤,他在旁边陪着。最近他较以往空闲许多——建伶一破,云南各部军队群龙无首,朝廷军乘胜追击开向其他各郡,当地的部族皆望风归顺,只有少数的散兵游勇仍在抵抗,也被石锡派出的军队悉数剿灭。

    顾柔喝药的时候还提起,,等云南彻底平定,便可以班师回朝了,今年回去,还赶得上去看顾欢太学春考。

    国师只是微笑不语,沉沉的目光里似乎藏着许多心事。

    顾柔进了药,国师道她身子尚虚弱,劝她多睡一会,顾柔只道睡久了头昏,要国师给她找两册书来看。她最近看书的口味还挑剔,别的不要,指名道姓要看钱鹏月的杂文札记。幸好这等别人视为珍本求之不得的杂书,在国师这边却是甚为瞧不上眼的茅厕读物,他不想看也被老钱强买强卖赠送过许多,于是正好拿出来给小姑娘看。

    也不晓得钱鹏月倒底有什么魔力,顾柔读他的书读得出神,他不便打扰,便退出房门。

    国师一出屋,便令人去传白鸟营军司马冷山。

    那日,顾柔被祝小鱼救出水面时的情形他还记得,冷山那焦急如焚的表现,毫无遮掩地暴露了他内心所想,不光是国师本人,就是旁人,也多少能看出几分来。

    国师在宫苑的后花园中漫步行走,此处景致如画,白色的梅花如堆雪碎玉,香气沁人心脾。他走了一段,原本有些纷扰的思绪也随之静了下来。

    头顶,青蓝的天空中流云缓缓移动,冷山被传至。

    “末将参见大宗师。”在冷山下拜之前,国师率先迎了他一步,双手将之扶起,道:“元中不必多礼,今日会面,乃是以私人名义对你相请,不必再拘泥于军中朝中礼节,你我二人以字相称即可。”

    “末将岂敢。不知大宗师有何吩咐。”冷山沉声应道,但对方态度突然的改变,口吻又前所未有的客气,让他预感到了接下来必有文章。他恭敬行礼完毕,方抬眸看了国师一眼。

    只见如云的梅林中,国师一袭白衣,眼神恬静温雅,没有敌意:“顾柔醒了,你去看看她罢。”

    冷山孤冷凛冽的眼里透出一丝迟疑,这表情对于上峰而言,显然不够谦恭,然而,他实在是不记得慕容情什么时候用这种态度对他说过话,或者说,这根本不像是他本人。

    甚至,他都没有用“本座”这等自称。

    身为斥候统帅,擅于怀疑的天性使得他不得不这般盯着国师看。虽然身份有别,但他却敢于怀疑任何人。

    国师转身,白袍微微一旋,走向了他前面:“元中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