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149|文|学2.7
    防盗章节,稍后替换,不会重复扣款,也绝对不会少字数。请谅解如果说看到俊帅无匹的连秋上的第一眼时,有那么点心情荡漾,那么现在顾柔的心情就是:

    心如止水。

    原来英俊潇洒的连世子私底下还是个好色风流鬼,竟然养了三十个小妾,顾柔心里对他方才解围的那点仰慕之情一下子飞到天外海岛上去了,公事公办的口吻:“世子殿下,您这桩事情,属于您自家的私事,我一个外人插手进来,只怕有些为难。”

    “卓夫人告诉我,如果你不答应,本宫可以去衙门口大喊三声‘顾柔是九尾’。”

    “……”

    现在顾柔的心情是:心如死灰。

    连秋上抿起唇坏坏一笑,脸上有种痞样十足的邪顽之气,像一个捏住了顾柔小辫儿的熊孩子。

    “我要喊了。”他掀开一脚车帘。“别别别!”顾柔蔫儿了,慌忙地拦住他。

    推搡间两个人的手重叠在一起,顾柔又慌张地退开,垂着头,坐到一边,乖得像只绵羊仔。

    连秋上坏笑:“怎么着,想通了?”

    “那世子,有一言恕我在先,不管卓夫人答应了您什么,我这里只有一条规矩,只卖消息不卖人头。”她只能帮他找出目标,并不会替他杀人。

    “这点你大可放心。只要你找出那个人,后面本宫自己解决,”连秋上有一次伸出三个指头,“我给你这个数。”

    顾柔的眼睛放光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钱人啊!

    她看连秋上的眼神一下子又充满了仰慕之情,娇声嗔怪:“您太大方了!三万两!我会不好意思的!”

    连秋上眼角肌肉抽动一下:“……三百两。”本来卓夫人说他不必付钱的,要不是看这个小妞长得还比较漂亮,他才懒得充好人。不过现在他有点后悔了——

    一个子儿都不该给!

    【哎,天下乌鸦一般黑,臭男人们都一个样。】走回家的路上,顾柔揣着厚厚的一百两定金银票,老大不满意地想。

    虚空里,马上传来一个回答:【以前叨叨一遍就完了,今天怎么还重复回放。】

    顾柔惊吓得差点把“谁,谁在那里,给我出来!”

    墙角里,竟真的鬼鬼祟祟走出来一个人,却是韩丰。

    顾柔瞪着他,上下打量:“韩丰,你怎么在这里?”

    韩丰铁青着脸走到她面前,用力瞪着她,声音冰冷:“怎么,才几天功夫,连声‘韩大哥’都不会叫了?”

    以前,她都是称呼他为“韩大哥”的。

    可是今个,顾柔没有那个装样儿的心情。

    韩丰怎么会突然来?她脑袋里,还混乱地装着刚刚连秋上交托的买卖,和那个莫名其妙天外飞来的声音,没空搭理韩丰。

    韩丰气愤地看着顾柔。

    原来刚刚周氏被仆妇们救醒,回到府上,没敢告诉丈夫儿子自己开罪了世子府,只哭着骂顾柔那个贱人联合菜市的一帮下等奴才欺负她,韩丰原本一心想着薛芙,压根儿不关心这件事,但听到母亲说到要退婚,顾柔那清清淡淡的回答“我会同意的。”一下子就愣住了。

    就在昨天,他还想着,如果顾柔识相,他就答应跟母亲求求情,把顾柔当做妾侍收进房来,不过那也要等到他跟薛芙生米煮成熟饭之后,这样薛芙也不好反对了。

    何况,小柔跟自己相识多年,虽然家门败落,做正妻是配不上自己,但是以她的姿色,当个妾侍每天晚上服侍身旁,红袖添香,还是很妙的。

    他想起了顾柔那柔媚如水,勾魂摄魄的眼神,她那病怏怏又娇滴滴的样子,真让人想把她扑到撕个稀烂,狠狠地吃到肚子里!他越想心越痒,昨晚还惦着顾柔做了一场春梦。

    结果今天母亲回来,告诉他白天集市上跟顾柔冲突的事情,他整个人都呆了,说好的顾柔缠着他呢?

    小柔那么依恋他顺从他,怎么会突然就变了?他还以为提到退婚这件事,顾柔会伤心欲绝跟他哭哭啼啼,自己还编排好了诸多借口等她上门来恳求自己呢。

    周氏哭哭啼啼道:“娘舍了脸面被那贱蹄子当众欺侮了一顿,不过娘受点委屈,能够帮你跟这个扫帚星断了也好,从此以后她就不会再来纠缠你了。”

    断了?就这么断了?韩丰听着母亲形容顾柔那个轻描淡写满不在乎的模样就震惊生气,她想就这么断了他们的盟约?她休想!韩丰一下子忘记了原本出这个退婚的主意就是自己。

    “母亲,你别多事了!这件事情不要你再管!”他吼了周氏一句,周氏没想到吃力不讨好,儿子也骂自己,瘪了瘪嘴,顿时哇地哭了:“不孝子,生块叉烧也好过生你喇!”

    韩丰懒得理周氏,连忙骑马赶来找顾柔质问这件事。

    顾柔听他这么说“你连声韩大哥都不会叫了”,很纳闷。

    敢情他特地跑过来,就是为了听自己叫他一声韩大哥。

    “好吧,韩大哥韩大哥韩大哥,满足了吧,”顾柔摆摆手,多叫你几声,多的不用找了,“你可以走了。”

    韩丰呆若木鸡。

    这还哪一点像他温柔乖顺的小柔?他真怀疑顾柔脑子是坏掉了,以她的破落户身份,应当哭着求着,甚至委身来倒贴自己,才能保住她唯一这条嫁人的出路啊。

    他盯着顾柔看,只见顾柔秀美微蹙,突然对他不苟言笑起来,那神态竟然也冰冰冷冷十分美艳,心里一软,缓和了语气:“小柔,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个大夫看看。”

    说着,便凑过来,从身后搀扶住了顾柔,手也揽住了她细若杨柳的纤腰。顾柔身体的幽香传来,韩丰顿时神魂荡漾。小柔真是太香了,母亲倒底只是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哪里知晓小柔这样年轻女儿家身体的诱惑力?

    顾柔心思还在别处,只是奇怪韩丰怎么突然殷勤了起来,不耐烦地扭了扭肩膀,隔开韩丰凑过来的涎皮脸,心想:

    【这男人怎么这么烦人?】

    【什么,你说谁?】

    顾柔又是惊得一颤:【谁,你到底是谁!我是不是见鬼了!】

    这回她听得清清楚楚,分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顾柔提高声音:“你给我出来!”

    “小柔,我这不是在吗?”韩丰还以为顾柔在叫自己,而且他刚刚揽了一把顾柔,顾柔不但没有反抗,还嘤咛一声颤了颤,他以为小妮子春心萌动,这就被他撩拨住了,不由得喜上眉梢:看来今天大为有戏!不能错过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应该趁热打铁,今晚就占了她的身子!

    他左右四顾,回韩家肯定不行,母亲素来讨厌小柔;顾家又有顾欢那个惹人嫌恶的死小子在,不好得手;啊对了,桃李巷后面有一带是废弃官寺,还没有来得及重建,夜晚极少人烟,把她诱往那里,到时候哪怕她不肯,我便是用一点强,她也呼救无门。

    “小柔,咱们多天没见面了,一起走走吧,我有很多话要同你说。”

    韩丰引着顾柔一路慢慢地走,看她默不作声,有点担心算计被她识破,连忙拿出逗乐说笑的本事来哄他开心,他这一招过去很管用,尤其对薛芙百试不爽,只要他说玩笑话儿,薛芙那张美艳骄矜的脸蛋就笑得花枝乱颤,脸上娇羞的表情甜得,就像韩丰是她的蜜糖。

    但是顾柔毫无反应,面对韩丰的玩笑,不但一点没有笑,还时不时挤兑一下眉头,脸臭得好像韩丰是一堆屎。

    韩丰心虚得很,假装很关心顾柔,跟着她一起望向远处,那里只有一些住家宅院的参差的悬山屋顶灰瓦白墙,有什么好看的吗?

    此刻,顾柔心里想的却是:【走了一大圈,也没见着有别人,难道真是我幻听了?】

    男人的回音马上传来:【本座一开始也这么想。】

    天啊!顾柔被吓得快要骂娘了,拔剑在手:“谁,谁啊!”

    可惜手里并没有剑,白天她是不带兵器出门的,拿到的却只是身边韩丰的手。

    韩丰拉着她软滑细腻的手,血管都要爆炸了,她竟然主动拉自己的手,看来这个小妮子外表清纯似水,骨子里还是很放荡的嘛,他望向顾柔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饿犬般的贪婪之色——看不出你是这样的小柔!

    “小柔,我们走这边。”韩丰按照计划,把顾柔拉上了走向桃李巷的路,一路远离住宅区域,人烟渐渐稀少。

    此刻,顾柔的耳朵里,男人的正在源源不断地,非常清晰地传来:【但现在本座怀疑……小姑娘,你是活人吗?】

    【我?我当然是;你呢,你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我可以听到你说话?】

    忽然一下子,又没回音了。

    “素布怎么卖?”一个浓妆艳抹的尖脸妇人停在顾柔的摊子前,身上穿着天青坊最时新纹样布料做成的衣裳。

    顾柔诧异,还没来得及答话,旁边又插上来一个穿花缎的汉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管事,问道:“小姑子,你有多少布,我家姑娘全要了。”他身后丫鬟们簇着一个温婉俏丽的少女,大抵就是他们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