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124||2.3
    防盗章节,稍后替换,不会重复扣款,也绝对不会少字数。请谅解夜里,顾柔给弟弟顾欢检查完功课,换上夜行衣出门去。

    来到世子府内宅附近,潜伏。

    夜静悄悄的,白冰居住的那间院子熄了灯火,丫鬟和仆妇们一个个出门来,看样子,白冰已经睡下了。

    顾柔继续耐心等待。

    这时候,耳朵忽然鸣叫起来,一阵刺耳的嘈杂声,差点没把她的耳膜击穿:

    【老钱的脑子大抵是教石头塞住了,这等姿色,也配称作天仙下凡!】

    好久没听到他的声音,都有些不习惯了。顾柔掏了掏耳朵,没去理会。这个时候,下面院子里吱呀一声门响,顾柔立刻向下望去,只见已经歇下的白冰,此刻衣衫整齐地从房门里出来了。

    她立刻从房顶跟了上去。

    耳朵里又传来他的声音:【色令智昏,老钱的品味算是完了。他送给本座的这名女子,说什么完美……唉,确实,这张脸只要遮住两处地方就完美了!一处是右半边脸,一处是左半边脸。】

    顾柔呆了一呆,他正是在干什么啊?

    此刻,国师正坐在府上和钱侍中喝酒酬唱,钱鹏月说自己得了几个绝世美人,自己都没舍得碰,就送过来让他先挑。他出来一看,呵,这些美人长得一个个爆乳肥臀锥子脸,千篇一律,不晓得涂了多厚的脂粉,一个个冲他挤眉弄眼。

    国师对老钱的品味不敢恭维,默默地喝了一口酒。

    “这个好看,这个好看。”钱侍中就好这一口,捅了捅他的腰,指着其中一个舞姬,眼睛都放光了。

    哦是吗,国师抬起眼皮,又垂下眼皮:【胸是垫的,妆是厚的,气质是没有的。】钱侍中激动地问:“好看吗?美得说不出话来了吧?我就知道,大家都是男人嘛……”又用力捅了他一下。

    国师很讨厌老钱动不动就用胳膊肘捅他的这个习惯,毕竟有句话老钱说对了,国师也是个男人,所以不喜欢被男人捅。

    “哇!这个的身材真的是……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我老钱不行了!”钱侍中口水狂流地指着刚刚随着鼓点上来的一个美女。

    国师转过头去,投来惊鸿一瞥:【嗯,这个身段倒还可以,本座看看脸先……】

    美人也回眸一笑,黄澄澄的两排门牙。国师脸部肌肉抖了两抖:“让她退下!”【容本座先喝口酒压压惊】

    一口酒下肚,郁闷得紧:【洛阳城里的美女都是被天收了吗?不,被收走的应该是老钱的眼睛。】

    正喝着酒,他耳中传来顾柔忍无可忍的咆哮:

    【你闭嘴!你吵到我了!】

    国师的酒杯放下了。【你在啊。】

    顾柔的人跟丢了。

    白冰只不过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顾柔却因为被他吵得心烦意乱,竟然生生地把目标给跟丢了,她恼火不已,在昏暗的街道和小巷中快速奔跑搜寻着白冰的身影:【你闭嘴,别烦我!】

    这边厢,国师又被老钱手舞足蹈地捅了一下。“快看快看,那个漂亮!胸那大得!奶牛啊!”

    性子清冷的国师难得有想要主动找架吵的时候,战意昂扬地在心中用意念回应顾柔道:【烦你又如何。】

    【我警告你,我在出任务,你再吵我,后果自负!】

    哦……还威胁他。端起一杯酒,在梨花榻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摊坐,喝了一口【那你倒是说说,本座现在就想负。】

    【臭混蛋,给我等着!】顾柔只是口头说说,并没有真的行动计划,她现在忙得脚打后脑勺,哪里有闲心跟他斗嘴,她继续跑进一个巷子。

    前方有个人影,顾柔立刻降速,悄摸摸地跟了上去,真的是白冰!她鬼鬼祟祟,扒开一个狗洞,竟然是要往城郊的方向去。

    顾柔大喜过望,她就等着白冰钻过这堵墙,然后自己也翻过去继续跟。这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了很刺耳的声音——

    国师面对一群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美女,坐怀不乱,心中默诵:【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去彼取此!】

    顾柔给吵得震了一下,前方的白冰听到动静,立刻回过身,向后望了一眼。虽然顾柔立刻就躲进黑暗,但是还是引起了白冰的警惕,她犹豫片刻,不再前进,调头离开。

    顾柔任务失败,暴跳如雷:【你是不是想吵架?是不是想逼我杀人?】

    【来啊,本座好怕啊。】

    【你!!!】顾柔气结。

    国师这边,老钱拉了两个美女上来,还不忘朝他挤挤眼睛:“食色性也,人之所欲,咱们这么多年老兄弟,我老钱还会坑你吗?”说着便又捅了他一下,把美人强行推到他怀中。

    国师今晚喝得略高,醉眼朦胧望去,也看不出个美丑,只闻到一股浓烈的脂粉香:“大宗师累了么?奴婢服侍您就寝。”美人投来勾魂摄魄的眼神。他含糊地嗯了一声,揽住美人。

    那美人早听闻国师性格高冷,不近人情;今日又见到他在主座上风华绝代容光倾城的样子,原本压根没抱过指望能够得到垂青,就想努力施展魅力得到个好印象,争取在府上留下来,以后再努力亲近国师,没想到一次就成功,国师搂住她的肩膀了!美人激动不已,加倍施展媚功讨好,揽住了他的脖颈。

    只听得国师磁沉低惑的声音,绕人心魄:

    “你有没有尝试过,用思想打败一个人?”

    “啊?”美人迷惑地抬起头来,却见国师慵懒地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

    国师有些醉了,冰雪般的面庞上笼着一层胭纱般的红晕,光彩剔莹,远胜过怀中的美人千百倍。

    深夜,国师府的后宅内,他的房间焚香点灯,美人将锦帷缓缓放下。

    国师醉了,靠着床头正欲躺下,这时候突然脑袋嗡——地就响了起来:

    【猪肉红,菜花黄,小李子小邓子没爹娘。吃不饱,抢皇粮,一朝被逼上山岗。】

    声音又响又脆,比以前的声音都要尖,国师被震得从床上一下子弹起来:

    【混账,你是不是疯了?】大半夜,她吃错药了?

    身边的美人已经主动宽衣解带,酥胸微露,媚好地贴上来,却被国师一把挥开,顿时满脸委屈地看着他:“大宗师。”

    【是吖,我正要问你,大半夜搞什么搞。】顾柔哼一声,你让我任务失败,我就让你春梦了无痕!她还有几首跟孟嫂子学来的川西话歌儿没唱呢:

    【说你瓜,你就瓜,半夜起来扫院坝,人家哩婆娘你喊妈!】

    【住口,给本座闭嘴!】这臭丫头,才教会她集中意念几天,就学以致用,竟然开始会用意念唱起歌儿来了!

    顾柔不理他的叫唤,继续各种唱。

    魔音灌耳,搬石砸脚的国师用力地顶住了太阳穴,一跟姣好的食指微微颤抖,他强行压住想宰了顾柔的情绪,深呼一口气:

    【我们和解吧,小姑娘。】

    顾柔停下来:【哦?你是说,你认错了吗,投降了吗?】

    国师勃然大怒:【你放肆!】他是皇朝肱骨,一代宗师,他的字典里怎么可能会有“投降”?

    顾柔翻了个白眼,刚刚我任务的时候你不说和解,现在你要寻欢作乐了,来跟老.娘谈和解,哪有那么容易的事!继续大声在心里唱:【猪肉红,菜花黄……你不是想要爽吗,我让你爽!小李子小凳子没爹娘……】

    中庭外,美人儿灰溜溜地抱着被褥,伤心欲泣地离开国师的房间。

    国师府的后宅内,还时不时爆发出愤怒的吼叫:“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姓甚名谁!速速给本座报上名来!”

    声音响彻夜空。

    顾柔折腾了一宿,到后半夜才睡下,国师却不能,四更了,他不得强打精神起身梳洗去上早朝。同僚们看见平日隽美无尘的国师顶着一对熊猫眼,不由得议论纷纷。

    连老皇帝也不忍看,主动关心他道:“爱卿操劳国务,要注意保重身体啊。像朕这样每天睡子午觉,虽然早起也不会感觉困乏。”还能和沐美人夜战三百个回合不眠不休呢,老皇帝心里得意地想,好吃的不都不好看,慕容爱卿饶是年轻皮相好又如何,不比朕夜间的雄风,抵过十个太尉大将军!

    国师恹恹谢恩:“圣上关怀,臣感激涕零。”退回文官队伍,被钱侍中用胳膊肘捅了一把,没脸没皮地坏笑道:“昨晚战况如何?”

    昨晚?国师想起了顾柔唱的那些调调,不晓得她哪里搜罗来那么多不登大雅之堂的粗鄙山歌,竟然唱了一整晚。为了对抗她的魔音穿耳,他不得不搬出老子的《道德经》来对抗,所以昨晚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素布怎么卖?”一个浓妆艳抹的尖脸妇人停在顾柔的摊子前,身上穿着天青坊最时新纹样布料做成的衣裳。

    顾柔诧异,还没来得及答话,旁边又插上来一个穿花缎的汉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管事,问道:“小姑子,你有多少布,我家姑娘全要了。”他身后丫鬟们簇着一个温婉俏丽的少女,大抵就是他们家小姐。

    尖脸妇人不满道:“哎你怎么这样呢?我先来问的价钱!”汉子斜了她一眼,财大气粗地掏出一锭碎银:“这位夫人不好意思,这点银子你拿着,劳驾换个地方买布。”尖脸妇人更生气了:“你们张家有钱了不起是吧?我是听说这里的布世子府的人都亲自来买,特地过来,想要买跟世子一样的布,谁稀罕你那点臭钱!”

    听了妇人的话,顾柔心里打个咯噔,这可真是个大误会,还来不及上去打圆场,那俏丽小姐身后的丫鬟就咯咯笑开了,鄙视地看了一眼那尖脸妇人,嘲讽道:“世子英俊潇洒人中龙凤,仰慕他的人多了去了,可是你这样一个上了年纪的妪,怎么也赶着年轻姑娘的风潮,追捧起世子来了,以你的年纪,做世子身边的老妈子还差不多。”说罢和另一个丫鬟嘻嘻哈哈地笑起来,连她们簇拥着的小姐,那张样貌娴淑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蔑视。

    尖脸妇人气得下巴直抖,脸显得更尖了。她不理睬那些下人们,越过那管事,指着那小姐的鼻梁骂道:“带一群帮闲找骂!不就是张家那个肺痨的小蹄子么?上个月托人去邓家说亲,愣是没被人家看上,及笄都过了四年还嫁不出去,如今急得昏了头,开始做起当世子妃的春秋大梦来了?告诉你,同样是布,穿在什么人的身上都不一样,世子穿了还是世子,贱蹄子穿了,只不过还是一个贱蹄子罢了!”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骂人先骂娘,她这一招的确狠,那小姐久居深闺,平日只敢跟丫鬟婆子们议论别人长短,哪见过这等当街掐架的阵仗,不由得神色羞恼,樱口一憋,委屈得哭了出来。

    管事一把揪住尖脸妇人的袖子:“你这贼婆娘!”妇人张口便叫:“打人啦,张家小姐当不上世子妃,气得动手打人啦!”惹来一大帮围观。那小姐丫鬟们又惊又羞恼,慌得挤出人群,匆匆地去了。

    顾柔看他们闹了半天,最后还是那个尖脸妇人买走了自己的一匹布,心里很感慨:真是能说会道,鬼都会笑呀。好好的生意被搅和了一通,瞌睡也云散烟消了。她站起来,扯着嗓子,吆喝了两声:“卖布,卖布——”

    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柔。”

    顾柔回头一看,周氏带着刘妪等几个仆妇赶到跟前来,围住了她的摊子。

    可能是因为有上次的前车之鉴,周氏这次不光带来了仆妇,还多带了四个男家丁。

    顾柔见来者不善,忙道:“你还来干什么,衙门不是都查证了,我可不是杀韩丰的凶手。”

    一听到顾柔提起自己的儿子的名字,周氏胸口就像被人捅了一刀,伤疤直流血,她摇晃了下身子,被刘妪搀扶站稳,忍住满腔的愤恨,看了顾柔一眼,深深呼吸,竭力缓和了口气:

    “小柔,伯母今日前来,没有恶意。你也知道,丰儿死了,死得冤枉,伯母是来找你和解的。”

    顾柔看她神情憔悴:“找我和解?”顾柔有点狐疑,但又心想,人都死了,她来道歉,也就罢了。“也行,那就过去的事情不提,你自个保重身体。”

    周氏听到顾柔的口吻温柔了许多,眼中掠过一抹凶光,立刻又收了回去,擦了擦眼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