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87||1.7
    096

    第二天一早刚好休沐日,国师便着原来的管事罗当去顾柔家收拾了一些她的贴身物件拿过来,他送顾柔入营报道。

    碍于国师身份,他不便一路把顾柔送到军营,军队里的人靠自己打拼,只认本事不认人,倘若给人知晓沾亲带故的,反而对她不利。国师就让刘青把马车停在离北军大营辕门不远的一处街道口,跟顾柔告别。

    他把行李交给她,从袖中取了一盒药膏交给她,道:“天热了,若起了湿毒,就擦这个。”

    顾柔抱着包袱,从他手里接过,忽然鼻子一酸。原本这一路上她还为昨晚的事情不高兴,和他闹着别扭,在马车里他同自己说话的时候,她爱答不理;这会儿想到真真要分开了,她突然后悔起来没抓紧时辰同他多说几句。

    她抬起头来看他的眼睛,他清冷的容光变得温柔,垂眸望着她,爱怜又疼惜……带着一丝丝的骄傲,他眼底充满复杂的情绪。

    半晌,他道:“别丢本座的人,让孟章他们看了笑话。半个月,本座来接你。”

    然后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顾柔眼睛酸了,她转过身,抱着行李离开,转身的一刻,眼泪落了下来。

    ——那时候,她并不确切这种分离有着何意义,也不晓得,上天总是会在预料之外有所安排,她总会遇见一些新的事,新的人,在前方等待;此刻她一心觉得,和他分离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她得为这个而努力。

    顾柔走了。

    国师良久地伫立,他像一只放飞幼雏的老鸟,尖牙利嘴下面充满了深沉的感情,他舍不得,但他更为她骄傲。他看着她走远,随着那个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旗幡招展的北军大营,心脏的某一部分好似也随之飞去,暂且地保管在那里。

    管事刘青说:“大宗师,咱们现在去哪。”国师出门的时候,着他备了些礼物,看样子是要去访客,他琢磨着下一程应该不会立刻回府。

    国师让刘青把马车赶去钱鹏月府邸。

    客厅里,钱鹏月叫了茶果侍奉,他听完国师的来意,二话没说,就让管事去他书房拿东西,半盏茶的功夫,下人们就抬了两抬红木箱上来,里头满满当当全是书稿。

    国师一丝愕然,他知晓老钱博学多才,但没想到他著作等身。

    “这里头全都是我近两年写的书稿,什么都有,你自己找,想要什么拿走。”老钱大方地挥挥手。国师从中挑了两卷志怪故事,让刘青端着,打算拿回去给小姑娘打发时间。

    这一看又是为了女人的事情来的了,钱鹏月明白得很,可是他不点破,拈着茶盖撇去浮沫,在手里晃了晃茶盅:“那个,上回我在你宅子里见到那个姑子,现在如何了。”

    “本座将她送白鸟营去了。”

    “噗!”钱鹏月一口茶喷了出来,诧异地看着国师,随后豁然开朗——是呀,这么好的法子他怎么没想到呢?要是自家后面那个三个母夜叉肯去兵营磋磨几个月,那他老钱就有几个月好日子过了!

    “你真了得。”钱鹏月由衷地道。

    国师懒得解释,他没必要跟老钱形容他和顾柔的感情,不过有一点,老钱作为妇女之友,在这方面定也还是有他的长处。国师想了想,在心里打好腹稿,措辞谨慎地给话题起了头:“本座有一事,想请教你。”

    他素来高傲,少有这般虚心求教,老钱被勾起了好奇心:“你说。”国师便凑过去,在他耳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番,老钱一听,愕然上下打量他,似是全然不敢相信:“你这么畜生啊?”

    国师死活绷住了脸:“关本座甚么事,本座说的乃是一位远房亲戚……”

    老钱噗嗤一声儿笑疯了:“是是是,行行行,那就亲戚;那么你那房.事不谐的亲戚,一晚上倒底胡闹了几趟啊?”

    国师又窘又怒,清俊的脸上大写的尴尬,按捺半响,极其不情愿地小声道:“不大清楚,不过听他那意思……大概是……”凑到他耳边。老钱蓦地瞪大眼:“什么,不可能!你有这等雄风,你出得来吗你!”口气里满是不信,还搀着一丝丝微妙的妒忌。

    国师忍无可忍,把老钱的脖子从后面给肘子围住了:“此处乃气舍,本座若用阴阳指点你一会,然后对外言称你暴毙身亡,太医皆查验不出,你不信且试试。”

    老钱连声求饶,发誓好好说话,国师这才放开。

    老钱一拍大腿,法子有了。他带着国师进到书房。

    他钱鹏月的书房,说谦虚点是书房,说得实在点,可以称之为书库,他自小喜爱读书,在前院东边辟了一座单独的别院,专门用以储存书籍文章,加上他当太仆的老爹自从告老后便一直赋闲在家,也网罗了不少珍本善本藏书,于是别院扩建越来越大,逐渐有侵占后宅之势。

    老钱在积满灰尘的一个小仓库间里头找到一个箱子,命令下人打开铜锁,他取里面的绢书给国师看。

    国师一瞧,白皙的俊脸就黑了下来。

    老钱甚是得意,这些春.宫.图都是他每到一个地方搜罗来的,没少花精力和银子:“这些乃我多年珍藏,你借去之后可小心着点,学成可记得还我。”还没等国师发作,他又道:“房室养生有‘七损八益’,欲不可强;此中关节如同开垦田亩,开垦得好,那自有源头活水来;开垦不好的,那就是荒田了;你自行看书领会罢。”国师经历不深,不知他真实良言,只当他仍在揶揄,气不打一处来,唇翻冷笑道:“看来你后宅三亩凶田果然乃是自个耕出来的。”

    老钱不高兴了,但他也犯不着同国师解释,只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他家的三个臭婆娘,虽然是凶了一点,但是对他的心意一点也没掺假,他自个可以嫌弃可以说,别人说他就听不下去了,他闹着小情绪。

    国师带走了老钱的手稿和珍藏,送了他点明前龙井作为回赠,一路上心事不减。老钱所言未必靠谱,但这等事情上,确实比自己临战经验丰富得多,他的荒谬言论倒底要不要听呢?对于小姑娘,不管花开堪折不堪折,他都已经折了,欢悦是自然的,可是心疼却更多,他烦恼这个。

    他想,再给她一些时间适应,别在这事上逼迫为难她。他回到府上,便将书稿放在床头枕边,等着小姑娘回来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那些老钱的“珍藏”,他则压在了书房柜子最高层的木盒里,放上防蛀的樟脑片。

    他安置完这些,估摸时辰,猜想小姑娘应该已经在营里安置妥当了——不晓得她在干些甚么呢?

    这时候,刘青来报,孙氏来了。

    自从那一回国师整顿后宅,他母亲孙氏等人的行动范围便被局限在了后宅固定的一片区域,若是来前院,必定会有家将先阻拦后通传,方才得进。国师亲自去迎接孙氏,孙氏早就被他这绝情的做法弄得寒了心,见面冷笑道:“你这一声母亲我担当不起,你见着过世上哪个母亲见自己儿子一面,还要三通五传的么?”

    孙郁清忙在旁打圆场道:“姨母息怒,表哥他身为国师日理万机,总有一些忙不过来的时候。”她今日穿着件玄青繁花交领襦裙,青白腰封显着窄窄的腰身,带了玉兰花形的玉簪,仍是素雅中见精心的装扮;她受过孙氏指点,用的服装首饰皆是国师喜欢的颜色意象,不哗众也不寡淡,于微末细节处见心思。

    孙氏更气:“忙不过来?他将那妖女登堂入室,竟然引进了内宅厮混,这等丑事传扬出去,我慕容家有何颜面见人?你告诉我,你将那妖女藏到哪里去了,她现在是不是还在里头,你让她给我出来,我倒是有话问她!”这后半句是说给国师听的了。

    国师道:“她如今不在府中。”

    孙氏怒气稍歇,以为他总算迷途知返,尚可挽救:“既然你想通了,就找个由头彻底断了,把她打发走,母亲也不计较前事——母亲打算在洛阳长住下来,为你好好谋划一门亲事。”

    国师答道:“此事倒不必劳母亲费心,待儿返京归来,自会娶她为妻。”

    “你……”孙氏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气也气过头了,骂也骂过了,丝毫不见效用,凤头拐攥在手中只觉分外无力。

    “母亲,”国师沉吟,不知当不当讲,“儿与她已有了夫妻之实。”

    孙氏一个趔趄,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郎妪慌忙搀住她,而在一旁的孙郁清却忘了——她已经彻底惊呆,那个斯文守礼,目下无尘的表哥,怎么会做出如此离经叛道、不合理法之事来。他是重承诺的人,他这么说来,就是要告诉姨母,他非顾柔不可了!

    国师说罢便请离了,孙氏原地震愕半晌,忽然心头蓦地浮起一股悲哀——她心中隐隐地抗拒着顾柔,将她和顾之言归为一类,到并非真正认定顾柔就是乱党同谋,而是顾柔这个人太像了,太像年轻时候的姚氏了……夫主慕容修为了她,可以抛弃一切赴汤蹈火,哪怕毁灭一个家族也在所不惜,她恨这样的不负责任。

    小儿子是她最宠爱的心头肉,因为小儿子比起阿停来,更像夫主年轻的时候,可是为什么他继承了夫主所有的优点,却也同时继承了他这般的品味喜好?

    孙氏原地怔怔地想着心事,忽然间,头上两只雀儿闻得声响,振动翅膀,扑棱扑棱从庭院的榆钱树上飞起,落到远处屋顶的飞脊。姚氏带着天心雪莲两个丫鬟过来了。

    姚氏是要去祠堂经过此处的,自从进了慕容家的大门,她收起一切在外面的野性,恪守妇道,孝敬长辈,每日早晚不忘敬拜。她的丫鬟雪莲手里还拿着亲手做的线香。

    姚氏看见孙氏,恭敬地行礼:“福生无量天尊。”孙郁清跟她见礼,姚氏冷淡回应。

    孙氏看着姚氏,发现她的容貌依旧明艳动人,岁月没有夺走她的美貌,却沉淀了她的稳重,和头一回见到她的那时候判若两人。

    孙氏记得第一回在洛阳遇到姚氏时,她和慕容修手挽手地走在洛河河畔的柳荫下,她还是江湖女子的打扮,笑得轻佻而快活,像一抹灿烂的烈阳;慕容修看她的眼神仿佛两道炽热的火焰——

    为什么,为什么?

    孙氏怔忡许久,一时间忘了还礼,姚氏便在一旁恭敬地等着她。

    在郎妪的提醒下,孙氏醒过神来,她一时心念飘忽,突然问了一句姚氏:“女弟,你年轻的时候在西域高昌,夫主常说那里风光好,是真的好么?”

    ——她没去过,她没见过,她只听夫主说起过,心里羡慕得很,只是从没开口问过。夫主和姚氏,拥有另一方她无法进入的天地。

    姚氏一怔,便微笑道:“好。”神情带着回忆。天山上有最洁白的雪,最皎洁的月,有世间最潇洒的风光,她和相爱的人一起看过,此生无憾矣。

    孙氏就凭着她这一个“好”字去想象那方天地,心中的酸楚可想可知。

    然而姚氏又道:“好又如何呢?荣光失意,皆成过往。”

    说罢朝她再行一礼,朝祠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