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55|1.5
    060

    夜幕低垂,一丝轻柔的月光笼罩着葫芦巷。

    顾柔的手往下一沉,木梳梳开了漆黑油亮的秀发,铜镜中,堪堪是如花似玉的美人脸,眉目间却多了一抹隐忧。

    今晚,老妖怪还是没有出现,无论她怎样用心声呼唤,也没能听见他的回音。

    床边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风吹得窗子摇晃。

    顾柔放下木梳,跪着爬上床来关窗,却被那窗前的一丝皎洁月光所吸引。

    月光下的银杏树叶片闪动,仿佛一只梳理羽毛的孔雀,雀屏张开,华美粲然。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也常常看着窗前的这棵银杏树出神——童年的青盔巷子,是她充满落寞记忆的梦,可是梦中的银杏树,却是一片无忧无虑的纯洁之地。

    关于这一点,她还要多谢国师选择把这一棵银杏树栽种在两家院子之间。

    顾柔不禁把头伸出窗子,朝隔壁国师的楼阁上望去。

    国师的阁楼窗帘紧闭,缝隙里透着一丝明亮的烛光——他到现在也还没有就寝,看来日理万机,定然很忙吧。

    顾柔看着看着,那窗帘忽地一掀,顾柔连忙躲到窗边,不想让国师发现自己。

    可是阁楼里却窜出一条黑影,身形清瘦,步伐敏捷,从窗口一跃跳下了低矮处的屋脊。

    顾柔看这蒙面黑衣人的身影顿觉有点熟悉,再定睛一瞧,发现他后腰果然背着一把千机匣。

    顾柔精神头一振,撩起床头挂着的潮生剑,翻窗一跳跟了出去。

    “休走,等等我!”

    刺客小谢刚刚跟国师深夜密谈出来,听见背后有人叫自己,以为孟章还有事情吩咐,回头一看竟然是个陌生美貌的姑娘,披头散发穿着一件单衣,功夫还很好地在房梁上一蹦一跳追赶上来,不由得一时疑惑——

    虽然他自诩长得不差,但是面具罩着脸,不至于这么快就招来追求者吧?

    顾柔很恼怒:“站住。”

    小谢霍然回过神来——这声音,倒霉!

    怕什么来什么!

    他头皮发麻,心里骂了句臭婆娘,赶紧扭头就跑,步伐轻快,踩得房顶的瓦片咯咯脆响。

    顾柔在后面提剑狂追:“小鬼,你给我站住!”

    “臭婆娘,没有人会因为你说站住就站住的啦!”小谢脚底抹油,从一边房梁跃向顾柔家的围墙,还因为慌张,蹬掉了两块墙砖。

    比起轻功来,他是不如顾柔,顾柔轻快如燕,他慌里慌张,两人的距离不断缩短,眼看就要追上。

    顾柔伸出手就想拉他,小谢一恼,左手往身后面一摸,顾柔以为他要发暴雨梨花针,吓得往后闪了一步,结果却只是看见小谢的屁股——是个吓唬她的假动作。

    顾柔一恼,你有千机匣,我有潮生剑,拔剑在手,霍霍霍霍几大步追来:“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又冒着我名偷鸡摸狗去了!”

    “你开啥子玩笑,老子从没偷鸡摸狗!”

    两人在葫芦巷沿路的住宅群屋顶上面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你追我赶数个回合,小谢始终摆脱不掉身后紧咬不放的顾柔,他牙一咬心一横,想到国师之前对他下的不准伤害九尾性命的命令,束手束脚,不敢乱打,正自焦急,忽然地急中生智,想起自己右腰腰侧的囊袋里还装着一兜不算致命的暗器,便手摸进去,快速地拈了一支出来。

    他在同样的短镖上淬炼不同的药物,以达到不同的功能,有蒙汗药,有散功药,有泻药……五花八门,药物的功能用不同颜色的尾缨区分:红色的表示药性凶险,不死也得脱层皮;蓝色表示药性不会当场发作,要隔一阵儿才见功夫;橘色表示全身麻痹……对了,就用这个橘色,丢中她相当于点中穴道,既不伤害性命也不会招来麻烦。

    小谢抓起那支橘色尾缨的短镖,嗖地一声打了出去,顾柔用潮生剑轻轻一拨,居然挡了下来,叮当一声落在脚畔。顾柔怒:“岂有此理,夺我身份,还想伤我性命,快将狐面还给我!”

    小谢这才意识到自己脸上还挂着模仿九尾的狐狸面具,他今日倒不是因为想要冒充九尾才戴,而是这些日接私活儿挣外快戴习惯了,戴着这狐面十分顺手,所以来见大宗师时,也就这么一直戴着。

    现在他这个面具肯定是摘不得,一摘落,岂非被她看破真身?小谢进退两难,眼看顾柔当真怒了,纵身提气地跃过他头顶,落在一户房檐上,截断了他的退路。

    小谢心忖,大宗师看着似乎同她有些暧昧交情,大抵也因着如此之故,不肯让她发现自己是离花宫的主脑之一,所以严令自己隐秘出入,不可被人发现与他往来。这会若被九尾抓个正着,发现大宗师的秘密,自己岂不是要背上黑锅惹怒大宗师。两相比较,还是宁可冒着得罪九尾的风险,先求脱身为妙。

    “狐面还给我,我便不伤你,拿来!”顾柔引剑相向,她虽然窝火,但也惧怕对方是凶残冷酷的刺客,亦不敢跟他拼命,这番话隐有求和之意。

    小谢哪听得出这些,只当这妞仗着武艺高强,自己却要暴露了,急得再往囊袋之中一摸索,月光昏暗,也分不清个红橙黄绿,心想总归是要不了她的命的,便一手抓了一把,夹在手指之间咻咻咻地甩了出去:“闪开,别跟着老子!”

    夜色里数枚短镖如流星穿空划过,顾柔全神贯注,横剑一拨,腰间甩出三道白练来,宛似狐狸的长尾,竟将那些暗器悉数卷住、裹起,拦了下来。

    小谢看她的三道白练收发自如,应用随心,凌空飞旋之间影子飘摇,如同凭空变出九根分.身来,不由得震撼一瞬:原来这就是九尾的来由。他意识到了对方祭出看家本领来了,感觉更不妙,拔腿就想跑。顾柔白练一飘,灵蛇般缠上他的腰际。

    顾柔尤其防着他冷箭伤人,不敢太过进逼,只重复道:“面具拿来!”

    小谢却起了胜负之心,暗暗称奇:这女人功夫深不可测,却到今日才拿出绝招跟我打,我非得同她过两招不可,看看究竟谁的手艺厉害。他正要还招,忽然地只听前方一声清唳:“大胆放肆,还不住手!”

    小谢一哆嗦,竟是国师赶到。顿时又有点喜,又有点怕。往国师那边瞅了一眼。

    顾柔收起白练,国师脸色厉如寒霜,将顾柔拦在身后:“小心。”作势朝小谢攻来。

    两人对招的一瞬间,他凑近国师,轻声道:“师座救我。”国师低叱:“还不快滚。”小谢大喜过望:“谢师座。”

    两人对接一掌,各自向后退了几步,小谢麻溜圆润地一团身,向后坠下房檐,果真说滚就滚。

    顾柔大奇,这少年刺客的功夫这般厉害,连国师也能击退?她本想帮着国师乘胜追击,可是突然脚上酸麻,膝盖一弯软了下去:“哎唷……”

    国师接住她,扶着往下一看,顾柔的脚踝处不知何时中了那小谢一枚短镖,镖头扎进肉里,渗着一丁点儿血渍,外头露着一截黄色的尾缨。

    这混账东西……国师暗怒,一面将顾柔打横抱起:“莫乱动,暗器上有毒。”

    有毒吗?顾柔倒觉得不疼也不痒,就是一股酸劲儿从伤处似有若无地蔓延开,右腿有些使不上力。

    暗处,小谢躲在一户人家的栅栏角落,对着光打开囊袋数暗器,那叫一个心疼——打了一场没用的架,挨了一顿不值当的拳,还用掉十二支镖,这些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成本啊。忽然地,他数飞镖的手停住了,奇怪,红的、绿的、蓝的乃至橘色的尾缨都还有剩余,那刚刚他甩出去的,是什么颜色的飞镖啊?

    他抓了抓头,自个都有些迷糊了。突然,猛地想起什么,浑然地打了个哆嗦。

    他拨开囊袋口子,再点数一遍,什么颜色都有,就是没了……黄色。

    黄色……小谢长大了嘴,惊讶得半响说不出话来。呆了一阵儿,他只觉得后脖子根儿嗖嗖发凉,他的天老爷啊,会不会被师座削死,不管了,还是先躲几他.娘.的几天,风头过了再说。

    ……

    国师抱顾柔上了阁楼,将她轻置于在梨花榻上,取了剪子药物,便要来清理她的伤处。

    顾柔碍着男女大防,扳着膝盖向后退缩了数寸,尴尬踌躇:“伤口污秽,就不劳烦大宗师,我自个来吧。”

    国师原本握着剪子在蜡烛上绰烫,听见这话看她一眼。顾柔这时候药性略略扩散,连带右手都有些不听使唤了。她又道:“那,劳烦大宗师唤一声宝珠姐,帮我这个忙……”

    “宝珠不在。”这倒是实话,今日宝珠一早便外出,前去为大宗师寻访游历京城中的云南神医,此刻尚未归还。

    顾柔觉得那镖上的药劲儿有点邪性,刚刚不觉得疼,此刻却渐渐地全身酸软,血液像是被加快了速度,周身飞速地流动着:“大宗师,随便唤一个女眷什么的来帮帮我,成吗。”

    “本座新搬来此处,尚未带得太多仆婢,”那后厨的仆妪年迈眼花,也挑不出这个暗器来,国师烫完了剪子,放进一银器托盘,行至榻前,蹲下身来,修长宽大的手握住顾柔的右脚,“你要孟章给你取吗,本座叫他来。”

    “……”

    顾柔我还未来得及说话,绣鞋便被他轻轻脱了下来。

    这!顾柔紧张得向后一缩,国师紧紧卡着她,沉声:“别乱动,小心走毒。”握着她脚踝,由下而上,依次点住右腿三阴.交、膝眼、百虫三处大穴,封穴延流,防止扩毒。

    这一回,她再也挣扎不过,只羞得满面通红,长这么大,还没有被男人这般当面脱了鞋袜,一路按到大腿,恨不得地上有个缝钻进去。

    顾柔好想要死一死,国师倒是心无杂念,他剪开顾柔裤管,只见雪嫩的皮肤上挂着一段黄色的尾缨,飞镖的尖端部分已经扎入皮肉。根据露出的少部分尾端判断,应该是不带钩的暗器,小心挑出便可,疤痕也不会留太久。他在火苗上过了过匕首,将顾柔小腿紧紧按压在榻上,温声道:“小姑娘,你且忍着点,可能会痛。”

    他声轻语柔,倒似一股清泉流入心扉。顾柔微微一怔,竟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觉。

    国师看她脸色微苦,以为她怕痛,出声嗤笑道:“怎么,追人的时候不要命,又是剑又是链,这会却连一枚小小的暗器也畏惧了?”

    顾柔心里一惊,突然想到自己用了那三道白练,无异于暴露了自己的九尾身份。完了,彻底完了!她的名字还挂在衙门的通缉名单上,国师会怎么处置自己?“我……”

    话音未落,国师手起刀落,只听叮当一声金属的清响,飞镖被挑了出来,落入银盘。

    他手法娴熟,顾柔感觉只是好像被针扎了一下的刺痛,并没有过多的不适。

    原来国师同她说话,转移注意力,趁着她分神,便下了这利落的一手。

    她吁了口气,冷汗从头上滑落,细微的痛觉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虚脱般的疲惫。

    国师观察那伤处的切口,见没有发黑变深的迹象,心下稍安,小谢那不知死的混账总算没有下什么猛药,大抵是什么散力麻痹之类的药物;若是这一下伤了根本,他非把小谢捆起来在白鸟营当镖靶子挂三天不可。

    他对着光,捻起银盘中的暗器细看。

    他依稀记得,小谢此人对于暗器的归类十分强迫,每种功能按照颜色分门别类。红色好像是最折磨人的一种,但这黄色的尾缨代表什么,却不清楚了。

    不管是什么药,他都有种把小谢抓吊起来打的念头。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照顾好他的小姑娘。国师放下暗器,安慰道:“这不碍性命,你歇一阵,本座给你上些清毒止痛的药。”

    顾柔没应声,国师垂眸,却不由得一惊。他只偏移了一瞬的注意力,这会儿就她耷着脑袋,挨着梨花榻的靠背缩成一团,通红的脸颊上汗流津津的情状。

    国师搭住顾柔手腕,只觉脉象跳得厉害,急忙将她拉在怀中,顶住她天宗、神堂二穴,怕毒性一走,全身扩散。

    可是没料这两个穴位一点,顾柔的血流不畅,脸色更红了,身躯竟然开始微打细颤。国师突然意识到,小谢的毒可能没那么简单:“小姑娘,你什么感觉?”

    “我心跳得好快……”顾柔意识模糊,呓语喃喃,“晕……热。”她不晓得为何,才不到片刻的时辰,就感觉全身的血液迅速涌动起来,身体里热浪翻滚,像是要把她的经络和血脉统统撑开,这种极度不适的感觉推动着心跳加速,整个胸腔里充满了震动的回响。

    她痛苦地扭了一下身子:“大宗师,这毒散我心里去了,劳烦你帮我……封住穴道。”

    穴道分明已经封住了。国师不知症结所在,略一沉吟,忽地眉头一皱,难道?

    他想到什么,骤然梦醒地回过神来,立刻在顾柔身上力击数处,解开了她身上前面封住的几处穴道。

    他的手滑过她腿侧时,顾柔只感觉一阵颤栗,堵塞的血液又恢复了流动,不再喷张郁结,可是身体的燥热,却随着气血畅行而更加活跃了。她烦躁地拧了身,挺起胸,又无力地落回他怀中:“热……”

    看着顾柔拼命在他怀里磨蹭的情景,国师怒得只想把小谢拉出来殴打一万遍。

    这是中了媚.药了。

    他纯洁可怜的小姑娘,给小谢作弄成这样,国师真真后悔怎么自己当时重组离花宫的时候,如此眼瘸地推荐了他接唐三儿的班——就该把他拉出去,戳在霸王枪上,串一串儿用火给烤了!

    顾柔迷迷糊糊,身上炙热滚烫,心里却还有些意识,感觉到男人紧拥着自己,原本应该警醒和羞愧,却被另一种更为强烈的渴求所碾压,身上的衣衫成了紧紧勒住她的束缚,她只想从襁褓似的包裹里挣脱出来。她晓得事情坏了,一面颤抖,一面恳求,泪水不觉从眼中渗出:“放我回去……”

    国师倒是想放,可是这药不比寻常,别的毒要封穴啜毒,这药却得靠疏解,否则就跟刚才一样,越阻越淤积体内,热性累积,倒是有可能爆体而亡。

    他低声道:“放不了了。”扶着她坐起,用自己身体支撑着她,去解她的襟口。顾柔偎依在他肩头,火烫的脸颊紧贴国师脖颈的肌.肤,闻着他男子特有的气息体香,心像被撕开了一道缝儿,有什么东西呲溜钻了进去,抓得心肝发痒,羞耻感遍布全身。朦胧之间,她听见他解自己襟口的布料摩擦声,惊得泪水涟涟,顶着灵台最后一丝清明,哀声恳求:“不,不成的……大宗师……快封了我穴吧,我错了,我给您烧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