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第25章
    028

    野外。

    顾柔在温泉里泡了有一阵子,泉水暖热,久了使人略感晕眩,她预备上岸。

    这时候,回头一瞧,不由得吓一大跳!

    ——自己穿的明明是世子府的亲兵褂子直裰,怎么变成了另外一堆男人的衣服

    难道此间还有别人来过?

    顾柔着急了,赶紧找寻自己的衣服,可是她找不到,也忘记了方向,其实她的衣服原本就放在另一块石头上,只是如今被云飘飘恶意拿走了。

    顾柔预感不妙,决定先穿这件脱身再说。她捧起那套衣裳,心中直道老兄对不住,等我回到营寨就带一套回来还给你。麻溜穿好衣裳,脚底抹油跑了。

    顾柔前脚一走,水底就咕嘟嘟,咕嘟嘟地急速冒着气泡,突然,哗啦一声水响,水底站起一个人来,长身玉立,不着寸缕,俨然一尊剔透冰洁的玉像。

    正是国师大人。

    国师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花,转头看向自己放衣服的石头,空空如也,清冷深邃的眼睛显出一丝疑惑,微微皱起眉。

    他有轻微的洁癖,也不喜人声嘈杂之处,便特地来到这个僻静地方,刚刚除却衣衫下水,便听得有外人前来,他第一反应当作是连秋上派来的人,立即使用闭气之法潜入水中。

    谁料来者竟是云飘飘和顾柔,见两女正欲宽衣解带,国师略感头痛,所幸他水性极好,内功深厚,于是转身闭目,在水下使出龟息之术,不视所见,不闻所闻,静待二人离开。

    哪晓得,云飘飘倒是很快走了,但是顾柔洗得很欢畅,一边洗,一边甩小腿,激地池子里水花四溅,国师的气息被打乱了,刚睁开眼,就在水下看见顾柔一个转身——

    岂有此理!真是罪过!他疾疾闭眼,一代宗师差点念出阿弥陀佛。顾柔的头还在水上浑然不觉,像一条小鱼快活地在他面前游来游去,要不是国师反应灵敏,险些教她踢着胸部。

    顾柔在国师面前堂而皇之浪了半天,终于离开;国师出浴,却发现自己的衣服没了。

    国师略一蹙眉,有点判断不清情况——这属于主观故意,还是无心之失?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他就在这里等一个解释好了。反正他是北军的最高指挥首脑,众人发现他不见,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顾柔用轻功抄小路跑回营寨附近,然后放慢脚步走回去。让她不解的是,一路上,守营的北军士兵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顾柔朝远处张望,一大队人马正朝着山丘的方向跑。顾柔随手拉住一个士兵,问他:“大哥,你们这是要往哪去?”

    “那边有刺客,正要赶去抓人。”那士兵说完就匆匆跟队跑了,前头还响着云飘飘的呼唤声:“你们快一些呀,快去救妙妙姑娘!”

    顾柔愣了愣,她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禁咬牙:这个云飘飘,也忒坏了,差点着了她的道!

    她没戴斗笠,便用外袍一角挡着脸,急忙往自己的营帐跑,结果在北军的营帐前面跟人撞了个满怀。

    薛氏父子巡逻归来,只见一人穿着国师的松竹梅道袍匆匆而过,还以为就是国师本人,立刻行礼:“卑职参见大宗师!”三父子啪啪啪跪了一地。

    薛肯、薛建、薛唐三人抬起头来,同一脸懵的顾柔打了个照面,双方脸上写满惊愕。

    薛唐整个人都傻了,顾柔表妹?她怎么穿着国师的衣服?薛姨父迅速站起来,迟疑道:“阿柔,你怎么在此?”

    “我……”

    这时候,宝珠和石锡过来了,石锡问薛肯:“外面发生什么事?”“那边发现贼人,正要派兵去抓。”

    这边宝珠一眼看见顾柔的衣裳,认出她穿的是国师常穿的一件便服,知道有蹊跷,便把顾柔拉倒身边,笑道:“妙妙姑娘,这边跟我来。”

    她这么做,好似跟顾柔认识似的,使得薛氏父子更加惊疑不定了——之前国师还让薛芙去试探顾柔,难道国师也跟顾柔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内情?

    他们不能确定国师跟顾柔的关系,就不敢当众揭开兰妙妙是顾柔的身份。

    石锡道:“带本官去看看。”薛肯更来不及纠结顾柔的事情,领着他去向山丘的方向。

    宝珠把顾柔带回自己的帐篷,拿出女装让顾柔换上,问她为什么穿着国师的衣服。

    这是国师的衣服?!顾柔惊呆,刚刚她在温泉,没有看见国师呀。

    仔细想想,好像水下是有一串气泡不停上浮,可是,她还以为那是泉眼呢……

    完蛋了!

    顾柔一回想刚刚的情形,忽然有点明白什么,赶紧拉着宝珠的手:“快带上衣服去救你们家国师,不然,他就要春光乍泄了!”

    ……

    “快,快点跑!”云飘飘领着士兵们,她一个千金小姐,还是头一回使出吃奶的力气跑这么快,她心中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众目睽睽之下,顾柔□□的出丑模样了!

    薛芙教过她,只要把众人引来看光顾柔沐浴的身体,这样顾柔的名节就全毁了,世子爷再怎么宠爱她,也不能让她进门了。

    云飘飘内心很是激动,却还要拿出演技,装作焦急关切的样子,双目含泪,眼神惊惶:“你们再跑快一点,别让贼人跑了!”

    一行人终于来到温泉池,云飘飘兴奋一指:“在那。”士兵们持刀戟枪棒冲上前包围。

    只见缭绕的雾气慢慢散开,水面上一人缓缓回头,惊鸿一瞥,宛若流风回雪,额心一朵梅花花绣,气态神情宛若仙人,真当是清绝美绝。

    士兵们大惊失色,纷纷下跪:“参见大宗师。”满地刀剑放下的声音。

    云飘飘完全傻眼,说好的顾柔呢?

    她用力揉了揉眼睛,可是这风华绝代,满目清冷的男人,不是大宗师又是谁。

    国师掬一捧水,不紧不慢的浇在自己肩膀上擦洗,温热的水花流过他矫健紧实的背部,显得极具诱惑力。平日里士兵们只知道他身长挺拔,却不晓得国师那一袭道袍之下竟然有这等练过的身板,简直可以跟脱了衣服的石中尉一战了。

    云飘飘看得有点发愣,完全不晓得该怎么收场。

    国师凉润的声音响起:“你等不护着世子车驾,劳师动众来此作甚。”

    他说话的咬字有一股特别的轻柔感,举重若轻,矜持斯文。

    “属下该死,属下是听云小姐说此地有贼,所以特地赶来擒贼,没料到,没料……”

    云飘飘暗叫倒霉,只听国师道:“云小姐,你未免也太关心本座了。”

    云飘飘听见他叫自己名字,不由得一愣,咬紧牙关,想要辩解几句,却又看着国师那被水打湿的头发和侧脸,和浸在水中的半截男子体魄,肌肉紧实刚强,腰腹强悍矫健,真当是完美无缺,好似天神降世一般英俊,不禁呆了呆,下意识地盯着他红了脸。

    这时候,宝珠风风火火奔来,带来了国师更换的衣服。

    云飘飘正盯得发呆,国师忽然背过身,哗啦一声潜入水中,白发如雪缎般在水面一隐,消失了。然后旁边听见响动,他从另一头的岸边浮出水面,全身上下都挂着水花,剔透的水珠一颗颗从他霜雪般的湿发上流至胸膛、脊背、蜂腰……一副让人鼻血喷溅的画面。

    国师扶着岸边,上到一半,水面浸着他的腰部时,他稍作回头停了一停,冷冷道:“听闻太尉府上家教森严,非礼勿视四个字不曾学过么。”

    那些士兵闻言都朝云飘飘看来,云飘飘羞恼不已,连忙背过身子,却心跳如鼓,脸颊燥热起来。真是该死……这传扬出去,对她的名声太不利了,可别让世子知晓了生气!

    国师更衣上岸,率领一众士兵翩然而去,竟然丝毫未理一旁的云飘飘。

    云飘飘站在那里愕然半响,又窘又气,把脚一跺,也厚着脸皮跟了回去。她心里生气,一心要赶紧回去弄个明白。

    她匆匆忙忙跟回营寨,这时候,世子这边的营寨也热闹得很,一群亲兵拥堵在外面看热闹,丁陵一个劲儿地赶人:“散了散了,别在这里挡着,都散开!”

    云飘飘拨开人群上前去,叫了一声:“丁卫官。”正要问发生什么事,只听一阵很熟悉的大哭声,她回头一看,却整个人惊呆了!

    薛芙长发披散,衣衫不整,掩着半边雪白胸脯,哭哭啼啼地从连世子的营帐中跑了出来!

    原来,方才云飘飘趁着顾柔洗澡把她的衣裳偷出来交给薛芙,要薛芙按照计划拿去烧掉,这样便不会留下证据。薛芙拿了衣裳,却刚好走到连秋上的营帐附近,听见他在里面醉酒,还要丁陵去找顾柔过来陪酒,薛芙顿时心生妒意:为什么表妹可以,我却不可以?

    她想到了自己手中的衣服。她立刻换上了顾柔的衣裳,扮成顾柔的样子,钻进了营帐,对醉酒的连秋上投怀送抱,挑逗勾引。她心里盘算的是:趁着世子醉了,得到他的宠幸,然后在世子醒来之前将衣衫换回来,说他认错了人强要了自己,他便不能不认了!

    薛芙早就跟韩丰有过,她经了人事,挑逗起男人来就更放得开了,来到连秋上身边,使出浑身解数,又是敬酒,又是捶背,一个不小心还跌倒在他怀里,坐在连秋上大腿上磨蹭,扭着腰肢,主动把肩膀上的薄衫滑了下去。世子果然中招,干柴贴上烈火,两人抱成一团,互相摸索,很快薛芙身上已不着寸缕。

    不得不说,连世子撩拨女人的功夫了得,没一会儿,薛芙就让他亲得娇躯乱摆,欲~火难耐,口中直叫唤:“世子爷,奴婢快不成啦,世子爷……”连秋上魅声低笑:“不成什么?你要什么?”“世子爷好坏,作弄人家,”薛芙咬唇屏住呼吸,胸口发抖,“人家要你那个……”

    “好,本宫就满足你。”

    连秋上说罢,突然放开薛芙,高声喝道:“来人,护驾!有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