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第19章 惩治白冰
    019

    三万两,完全足够支撑弟弟顾欢两年后的太学入学考试了。

    “本宫知晓你有个弟弟在私塾上学,倘若你能护送本宫平安抵达汉中,本宫愿向官学推荐,保举他进入太学。”

    顾柔的眼睛发光了。如果阿欢真的能够得到他的举荐信,那上太学便没有一点儿问题了。“一切都听从世子的吩咐。”

    连秋上这个人正是如此,他晓得别人在想什么,需要什么,就能够轻易地投其所好。

    然而,这个时候的顾柔,并不晓得朝廷内部的暗涌流动,也根本不可能预料到,一年后的云南、汉中之地和朝廷,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世子,之前您委托我查探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顾柔刚刚得了一个大雇主,迫不及待地要讨好连世子一下。

    “嗯,你说。”

    顾柔走到连秋上身边,低声附耳,同他说了一通,末了道:“如此这般,定能使她交待。”

    ……

    世子府,豆蔻苑。

    连秋上的宠妾白菀刚刚醒来,便有季氏和小徐氏前来问候她,“顺便”地将世子接了一个美人入府的事情也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

    白菀是个面相柔和舒服的女子,长得虽然称不上惊艳,但皮肤白里透红,声音温柔婉转,十分地耐看,这些特点使得她原本略显平淡的面相,也变得脱俗了起来。今早她起身的时候雨还在下,贴身丫鬟怕她娇弱的身体受凉,特地给她在霜色春衫外面加了一件月白夹袄,配上水绿翡翠的玉簪子,整个人看起来素净大方。

    小徐氏卖力煽风点火,把顾柔的美貌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白菀听了却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倒是她的双胞胎妹妹白冰刚好前来,听了愤愤不平:“我同姐姐才入府两年不到,世子爷待姐姐恩爱已大不如前,当初他对姐姐山盟海誓,如今却移情他人,真教人心寒至极!”

    白菀娴淑得体地道:“世子辛劳,多几个人在他身边侍奉没什么不好,既然她和我们一样进了府中,那就是大家的姐妹,以后要是有机会见面,也要对她多关照关照。”

    白冰和白菀是双胞胎,两人面貌长得相似,但细细一看,神态各有区分。

    白菀一看便温驯,白冰则张扬一些,她哼了一声道:“菀姐姐,我是替你委屈,你看咱们两刚刚来世子府的时候,世子他多疼爱你啊,连你想要吃的茯苓膏,都是他亲手捧到你手边来,咱们姐妹里头谁能有这般待遇?你是独一份儿的。”

    白菀听了,显出些许回忆的神情,似是有点迷茫。

    白冰又道:“如今他心不在姐姐你这了,这个月以来姐姐找他几回,他都爱答不理,就连前天姐姐夜里去看他,也教他拒之门外了,这真是太凉薄了!我替姐姐觉得不公呀!”

    白冰嘴里说着替姐姐白菀委屈,却把白菀主动自荐枕席失败,被连秋上撵出来的事情抖落出来,季氏和小徐氏听了不由得面面相觑,心里知道了白菀这次是真的失了宠,再看向白菀时,两人眼中都多了几分快意和轻蔑之情。

    白菀被妹妹白冰说得窘迫至极,白瘦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她的确是看到连秋上对自己渐渐冷淡,心中失落疑惑,悄悄地夜里想去施展魅力挽回世子,这些事情她都是悄悄做的没人知晓,阿冰是怎么晓得的?

    这时,卫官丁陵前来通报,说连世子有事召白氏姐妹觐见。

    白冰忐忑不安,世子素来独宠姐姐白菀,对他不屑一顾,怎么今日会一起召见呢?

    昨夜她和雇佣的杀手在府中见面,突然有人偷听,那杀手便追出去,再也没了音讯,该不会是走漏了风声吧。

    她心神不宁地走在白菀后面,来到连秋上的书房,双双跟世子请安。

    顾柔躲在屏风后面,听见连秋上一个巴掌扇在白冰脸上:

    “贱人,你招来离花宫的刺客,谋害本宫,还不从实招来!”

    这话一出,白菀惊呆了,转头看着妹妹。白冰脸色惨白如纸,噗通跪倒在地上,顾不得去捂肿胀的脸颊,连声喊冤:

    “谁说的,妾身冤枉呀!是不是她说的?还是白菀说的?世子爷,您千万不要听信了小人谗言,冤枉了妾身呀!”

    她一边大喊冤枉,一边不时回头看向姐姐白菀,眼中射出愤恨的光芒。

    连秋上把顾柔搜集的证物扔出来,纷纷扬扬撒了白冰一脸:

    “大兴钱庄的存银单据,证据确凿,还想抵赖?”

    白冰发抖地捡起一张来看,浑身瘫软,喃喃自语:“不,不是,不可能……”

    “之前你在莞儿的饮食里头下慢毒,教兰管事发现,是你姐姐劝本宫,念你一时鬼迷心窍,不要降罪与你,本宫才网开一面;否则焉能留你至今?”

    连秋上是在告诉白冰,白菀替她求过情,可是白冰看白菀的眼神中,愤恨之意却更加深刻了。

    连秋上厉声问道:“你说,你找来的那名离花宫刺客姓甚名谁,你是勾搭上的?”

    “妾身糊涂,妾身也是通过一个远房亲戚的朋友,他在黑市上放铜钱驴贷,说能帮妾身找来杀手解决烦恼,妾身就通过他联系。后来那人走了,妾身就再也没联系上他呀!”

    “你立刻放风联系此人,将他引出来!”

    “可是一直以来都是他来找妾身,妾身不晓得他人在哪里……自从上一回他消失以后,妾身通过中间人联络,却怎么也找不着他了。”

    连秋上气得骂道:“蠢物,同样是姐妹,你姐姐心底柔善,你恁的这般刁毒?”

    白冰吓得花容失色,双泪横流:“妾身深爱世子爷,可是世子眼中只有姐姐,却冷淡妾身,妾身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世子爷,姐姐,你们原谅我,原谅我吧!我只是一时糊涂,并没有真正想要害死姐姐!”

    连秋上怒骂:“是,你是没有想杀了菀儿,你想杀的人是本宫!”

    “不是的,不是这样,世子爷,”白冰哭着爬过来,抱住连秋上的一条腿,“您就是借给妾身一千个胆子,妾身也不敢伤害您一根寒毛呀!我只想杀了姐姐,同样是姐妹,她夺走您所有的宠爱,妾身却一无所有,妾身心有不甘呀!”

    “如此毒妇,留之何用,”连秋上厌烦地道,“来人,把她拖出去,送还太尉府。”

    白冰听了这话,惊得浑身直打寒战——世子都不留,退货回来的人,手段严酷的云太尉怎么会留?那还不如直接打杀了她!“世子饶命,求您念在妾身对您一片痴心,饶了妾身一命吧!”

    连秋上生平最忌讳的,就是身边人和外人串通一气,倒勾谋算他。白冰不但狠毒,而且愚蠢,她招来的,乃是江湖第一杀手联盟离花宫!他越是三思,就越是愤怒,再看一眼白冰那抖如筛糠全身打战的惊恐状,只觉得这个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愚蠢到了极点。他心已经厌烦,不忍再看,挥手道:“拖下去。”

    白冰知道死到临头,便似变了个人,发起狂来大骂白菀:“白菀,你这个贱人!从小到大你什么东西都要跟我抢,所有的好处你都占了,我白冰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你!”叫声凄厉,使人寒冷。

    白菀听着她远远的嚎叫,脸色也似撞鬼一般忽青忽白,单薄的身板不住颤抖,忽然,她双膝一曲,跪倒在连秋上面前,泪水滚滚而下:

    “请世子殿下饶冰儿一条性命吧!她还小,不知事情的轻重。白菀和白冰,其实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白菀跪地哭求,清丽苍白的脸颊楚楚可怜。说来也怪,白冰和白菀的容貌很相似,但是白菀这个姐姐看起来是那么的柔和善良,刚刚妹妹白菀如此咒骂她,她却始终泪光盈盈,充满了同情和柔情地看着妹妹。

    “此事不必谈了。”连秋上冷冷而道,“你累了,退下歇着去吧。过几日,我派人送你回太尉府。”

    这句话,像是一个晴天霹雳砸在了白菀身上,她也要被逐出门外了!

    白菀掩面忍泣,三步一回头地让下人搀扶回房。

    人都走光了,顾柔从屏风后面出来,她有些不解地看着连秋上。

    其实,顾柔已经告诉过连秋上,从白冰和那名少年刺客的对话中,其实是可以听出白冰并没有谋杀连秋上之意,她的本意是除掉和自己争宠的姐姐白菀。

    但是,白菀不会武功,杀她其实是一件很容易地事情,而少年刺客却屡屡不得手;而作为世子的连秋上却屡屡遭逢意外。

    所以,从那个少年刺客的种种实际行为来看,顾柔推测,他虽然接了白冰的买卖,可是实际刺杀的目标,仍然是连秋上。

    要杀掉的对象从宠妃变成了世子本人,这里头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是需要深追的部分。

    顾柔觉得,连秋上处罚白冰尚有依据,可是让白菀连坐,是否过了一点?

    不过,她并没有问出口。她对自己的身份和职责有清醒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