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第6章 世子的烦恼
    006

    “嗯。”连秋上不置可否,也没有继续说明来意,只是斜睨她一眼;看着顾柔的同时,还心不在焉儿的玩着手上把件儿。

    他拿的是一对白玉掌珠,在手里盘得刮刮响。忽然,那响声一停,对方问道:“听闻你的布织得好,本宫过两日有需求,特地来问你订些布料,你跟他开个价,若是合适,本宫现在就下定金。”

    说罢指了指身边的卫官,转身上了马车。

    周氏在旁边听着,忽然松了口气。

    连世子突然来这里,指名要寻顾柔,周氏瞧那个样子,极是害怕顾柔攀附上了世子府这根高枝,毕竟这小贱蹄子虽然靠浪勾引丰儿,但是姿色倒底还有几分,万一连世子真的看上了她,那哪还有自己的安生日子过?

    当连秋上要顾柔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的那一刻,在周氏心里,真是慌乱极了,害怕极了,她厌恶顾柔厌恶得彻骨,那一瞬间,她倒宁可顾柔嫁给儿子韩丰,也不能进世子府的大门!因为顾柔进了韩家的门,她还有的是法子拿捏整死她,可要是她搭上了世子,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现在,人家连世子说得明明白白,只不过是来买布的。周氏一群仆妇妒羡的眼睛里,一下子就转化为了鄙夷之情。

    周氏恭恭敬敬地站出来,插嘴道:“民妇斗胆,禀告世子殿下,这顾氏女哪会织什么好布?她织的都是粗布,满大街都是,世子殿下您出了这条街往左拐,葫芦巷子口就有一家红字号的天青布坊。”

    等她说完,得意又阴毒地瞟一眼顾柔。

    这时,卫官走过来,一个大巴掌甩在周氏脸上,扇得她头昏目眩一脸愕然:“没你说话的份,起开!”

    周氏好歹也是富户出身,韩家明媒正娶的正房夫人,被大庭广众之下扇了一巴掌,要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她不晓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原本只是想破坏一下顾柔的生意,没想到惹怒了世子的官兵,又委屈又害怕,恐惧着会得罪贵人,顿时惊吓过度,裤子一滩湿迹,竟然当众尿了出来。

    那卫官不不耐烦地转过身,心想,这布好不好谁在乎?明摆着世子就不是冲着布来的,还要特地挑出来说得明明白白,这都看不出来,只会一个劲作死,咋个不上天呢!

    卫官走到顾柔面前,立即换了一副态度,恭恭敬敬地作了个请的手势:“姑娘请上车。”

    众人看得又是一呆:连世子竟然邀请顾柔,和他同乘一车?

    顾柔看人群中孟嫂子对自己递来的眼色,心里多半明白了几分,她不再推辞;只是自己现在毕竟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如果就这样上了连世子的马车,日后街坊的言语可能就要闹出误会来了。

    她想了想,便走到马车旁边,恭敬地站着。

    这意思就是要跟着连秋上的马车走路行进了。

    卫官愣一愣,忙走到顾柔身边,附耳道:“姑娘想要避嫌,却也该上马车,若一路跟随,沿街这么多人看见姑娘走在世子车旁,怕是更说不清。车里宽敞,姑娘大可放心。”

    顾柔愣了愣,没想到卫官还挺会处事,便不再执拗,对他道了一声谢,擦了擦鞋上的污泥,卫官将她搀上了马车。

    豪华的骑士们和车队载着顾柔朝世子府绝尘而去,围观众人都兴奋地议论这这桩新鲜事,人言里充满了顾柔马上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论调。

    “我早看出小柔样子不凡了,咱们这哪里出过这么漂亮的姑子!将来做了世子宠妾,一定会大富大贵的,不晓得她会不会还记得我这个卖鱼阿哥哦!”

    “你少作白日梦了,世子不要也轮不到你!不过话说回来,小柔不是许配了人家的么?”

    街坊们议论着,不由得又回头看向一边的周氏。

    周氏刚刚吓得尿了裤子,又出了一头一身的冷汗,正被风吹得哆嗦,刘氏几个仆妇七手八脚地给她擦着汗。豆腐七叔见她这幅小人落魄的模样,不禁冷笑:“我看啊,小柔进世子府,远胜过进韩家,她不是嫌弃小柔家破落么,和世子府比起来,韩家连狗窝都不如!”

    周氏听了气得浑身发抖,偏偏豆腐七叔的几个儿子都从城西收市回来了,个个人高马大,周氏不敢招惹,只得强压怒火,刚好一转头,看见正在整理收摊的孟嫂子,想起她刚刚护着顾柔过,便将恶意发泄在她身上,用方言骂了一句:“死姣婆!”

    孟嫂子一下子转过身来:“你骂谁?”

    没等周氏继续张嘴,孟嫂子揭开围兜,丢在菜坛子上,一下子扯开嗓子:“□□的表子屁儿长痔,老子不治你,你就一副逼样子是不是,老子产你两耳屎!”

    几句川西话,让那两个原本准备来帮腔周氏的仆妇也目瞪口呆,孟嫂子意犹未尽:

    “听不懂嗦?老子给你换个说法:叼佢个扑街含家产,乡下女仔死八婆!克夫克仔劏猪凳!”

    仆妇们听了更一头雾水了,可是孟嫂子说的是周氏的家乡话,周氏听得懂,气得两眼发黑,指着孟嫂子:“你,你……”她之前受惊过度,如今急怒攻心,竟然两眼一翻,气晕了过去。

    刘妪等仆妇手忙脚乱掐人中,把周氏搬去医馆。

    面对菜市场上的围观群众,孟嫂子耸耸肩,很无奈地摊开手:“呢个世界上点会有呢种人?”

    ……

    晃动的马车里,车帘密闭,这都已经早春三月了,车帘还用厚丝绒反面缝合着保暖的呢子,虽然顾柔一直很怕冷没脱下棉袄,但是坐在车厢里,还是给热得透不过气来。

    连世子蔼声道:“你可以脱掉。”

    顾柔愣了一愣,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衣裳。

    什么鬼?一言不合就上车,话不多说就要脱,这个世子爷当得也太狂放了吧!

    “你不脱,那本宫先脱了。”连秋上没理她,自顾自把把外袍一脱,丢在旁边。

    他里头穿的,竟然是一副全副武装的护身金甲胄。

    护身金甲刀枪不入,乃是江湖上的居家旅行防仇对敌的必备利器,顾柔这才凑过去,一双清媚水润的眼睛滴溜溜瞧着那副甲胄,心想,他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连秋上叹了口气:

    “本宫实在是没有办法,食不知味,夜不安寝,这才托碧海阁找到你,九尾少侠。”

    本来他说到“食不知味也不安寝”,顾柔还有点忌惮地摸了摸自己脸颊,特地坐得离他远一些,结果听到最后“九尾少侠”四个字,顾柔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原来不是垂涎她的美色啊!

    “世子请讲。”顾柔坐直了身子,神色开始凛然,俨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少侠。

    连秋上又长声叹了一口气,他的容貌的确好看,连皱眉头的表情都让人心旷神怡:

    “本宫自进京以来,一直安恪守己,与人为善,从不结交朋党之流,也不参与朝廷政事;皇上和太后对本宫也慈爱有加,同僚大臣无一与我为敌。按理说,本宫不会跟人结仇才是。”

    所以呢?

    “这数月以来,本宫时常遭遇意外,不是酒中有毒,便是飞来暗器。”连秋上说着从袖中取出一物,香气袭人,乃是一条丝织的精美手帕。

    “用香帕作武器,头一遭见,”顾柔凑上去吸了一口,玉兰花香,“这刺客是个女的?”厉害厉害。

    连秋上的脸抽了抽:“帕子是本宫的,你招子放亮点,仔细地给我瞧。”

    顾柔尴尬“哦”了一声,定睛看去,连秋上揭开香帕,中间托着的几粒指甲盖大小的灰色状物,看着既像是碎石屑,又像是米粒。

    顾柔知道,这是一种微小的暗器,俗名“铁虱子”,用精铁削成尖锐碎屑,因为对内功要求太高,用不好的人打出去像是挠痒痒,毫无威慑力,所以在江湖上并不流行。

    但是对于行家里手而言,这铁虱子便于携带,用内力弹出时可瞬间打入对方关键穴位,杀人于无形。

    “本宫听过你在江湖上的名号,你打探消息的本事是一流的,找你前来,就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想要害本宫。”

    连秋上近日数月以来,他接连遇到暗算,每一次都极其惊险地靠着手下庇护才得以侥幸不死,他夜不能寐,召集府兵调查,却最终无果。

    所以他才这么着急地联系了南方最大的刺客组织碧海阁,搭上了卓夫人这条线,卓夫人果断的向他推荐了顾柔。

    其实,连世子多次遇袭这件事,顾柔也有听闻,廷尉司一直在奉旨调查,却始终无果。

    “恕我直言,世子殿下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顾柔显出一丝为难,“衙门的令史何其多,如果连集合众人之力也不能办成的事情,我……”

    她也只不过是脚程快那么一些,轻功好上那么一些,并没有三头六臂。

    连秋上修长的眉毛好看地蹙起,美男子果然就是美男子,看人的眼神都如有醉意。顾柔连忙板住脸,一脸无辜且恭敬地回看他,坚决抵抗美男计。

    连秋上沉吟片刻:“本宫怀疑这桩事,有可能是身边之人。所以并不愿意声张。”之前,廷尉衙门派人来求见他征询线索,他一概缄默寡言,隐去关键。

    哦?顾柔一下子看着他。看来他作为质子,身份敏感,并不信任朝廷官差。“世子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吗?”

    “内宅。”

    “世子的意思是,女人吗?您内宅有多少女人。”

    面对顾柔的一脸耿直,连秋上有点绷不住了,略显尴尬地伸出几个手指头:“本宫有这么些妾侍。”

    “哦三个。”常言道三妻四妾,也称不上奇怪。

    连秋上摇了摇头。

    “是三十个。”

    “!!!”

    顾柔差点没喷,立刻以景仰的目光将这位风流倜傥的世子爷重新打量了一遍,看不出人家不但样貌好,身体也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