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第5章 世子驾到
    005

    顾柔知道,今天这布摊子是没法好生摆下去了。

    她一边收拾布匹,一边道:“也没什么人接济我,倒是你们家公子韩丰心善,帮了我不少。”

    周氏一听她提到自己儿子,立刻火冒三丈地抢上前,指着顾柔鼻尖骂道:“死姣婆,丰儿的名字,也是你配叫的?若不是你成日里的勾引他,他会怜悯你对你照顾?你也别痴心妄想,有我一天在,你就别想进韩家的门!”

    顾柔不紧不慢,好似一点也不生气:“我和韩丰的婚约是父亲和韩世伯定的,照您这么说,我在娘胎里就开始勾引韩丰啦?这本事有点厉害,您教教我。”

    她这么一说,周遭围观群众都轰然笑了起来。短暂的逗乐之后,众人回味她的话,均知道了这个周氏乃是顾柔未来的婆婆,而顾柔和韩家的婚约也是上一代名正言顺定下来的。

    如果是正经媒妁婚约,就算未过门的媳妇犯了错,婆妇跑到大庭广众之下来闹媳妇,这等举动也是极坏名声的,尤其是菜市场上的街坊们见过顾柔,都知道她是个温顺勤劳的女孩子,但这周氏一来,却摆出了泼妇的架子,还连带着看不起菜市上的街坊邻居。

    于是,围观的人群里投给周氏的目光便带了几分不满。

    周氏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她,现在她脑子里只有如何把顾柔跟儿子撇清关系,断了这门倒霉的亲事。听到顾柔这样乐呵呵地开着玩笑,她跟愤怒了:这个贱丫头,怎么有脸笑得出来?

    周氏冷笑数声,操着不利索的京都话道:“你还想着婚约?我告诉你,做梦!你这种克死父母的丧门星,谁娶谁倒霉!我今日来正是要告诉你,离我们家丰儿远点,别把你那股子骚浪劲带到韩家来!”

    这便是要悔婚了,众人一片哗然。

    顾柔也不急,放下手头的活计,淡淡地道:“你们韩家要悔婚可以,让韩世伯带着韩丰一起来跟我说,我会同意的。”

    她越是这样平静地说,在旁人眼里,就越显得委屈;风吹着她的脸颊,显得她更苍白病弱,更楚楚动人了。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有对顾柔的同情,也有对周氏的指责。

    周氏一听顾柔竟然拿老爷来压自己,她的确在家做不得这个主,所以打算来个先斩后奏,砸烂和顾柔的摊子,让顾柔对韩家彻底死了这条心,这样丈夫就算不想悔婚也无可奈何。

    谁知道顾柔竟然搬出了韩老爷,周氏气坏了:“我呸!贱婢有何资格提我家老爷,你个姣婆!扫帚星,丧门星!”她一情急,骂人又忘记了好不容易学来的京腔,跑出了南海郡的口音。“捻死佢呀!”

    她说罢,身后的几个仆妇便冲出来,掀的掀,砸的砸,顾柔的摊子被砸了个稀烂。

    顾柔的摊子小,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妇七手八脚,一会儿就砸完了,那刘妪力气最大,发现没什么可砸的了,又急于在周氏面前表现忠心,便一下子紧紧盯住顾柔,恶狠狠地朝她走来,双手捏成了拳头。

    顾柔还在默默地收拾摊子,那刘妪扬起手来,想给她一巴掌,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有力地握住了。是孟嫂子。

    刘妪挣扎着却不能挣脱,吃惊地看一眼孟嫂子,孟嫂子松开了她,扯着嗓子喊道:“打人啦,打人啦!”

    这会儿围观的吃瓜群众都清醒过来了,几个早就看周氏不顺眼的路人走过来,指责道:“你这个婆婆说归说,怎么能教人出手打人呢?”“就是啊,太不讲道理了。”“还要悔婚,能做一家人不容易,你也是媳妇过来的,何苦为难未来的媳妇。”

    周氏一听“媳妇”这两个字,一把仇恨怨毒的火焰就从心头烧起来,看顾柔那云淡风轻,表情里还有点笑意的样子,像是吃定她做不了韩家的主,顾柔无所谓的笑容化成了周氏心内受到的羞辱,她恨不得立刻跳起来把顾柔这个小贱人掐死。她也无所谓口音不口音了,操着方言骂道:“死姣婆,死父死母还在笑!”

    “啪”地一块豆腐飞来,不偏不倚砸中周氏的脑门。豆腐七叔听不下去了:“你这个人嘴巴太毒了啊,谁家的刁妇,真该打杀了!”

    周氏抹开豆腐,泥巴似的糊了一脸,暴跳如雷,全然不再顾及自己的形象,破口大骂:“你怎么不杀了你自己老婆,死鳏夫!”

    七叔在菜市嘴贫心善,人缘很好,还有三个儿子,家中男丁兴旺,就是老婆去年过世了;周氏一骂他,七叔脸色都变了,大家都过来帮七叔:“你这个女人不积口德,下辈子要遭报应的!”

    “你死了老娘都不会死!”周氏战斗力惊人,和几个恶妇叉腰摆手地站在人群中和围观人对骂,转头又回来骂顾柔:“从你爹那一辈我就看出来了,天生的下贱人种,也只配和一些下贱人厮混,一辈子做下贱人!”

    顾柔脸色变了,所谓辱人不及父母,说她可以,说她的父母不行。正欲发作,被孟嫂子暗暗拉了一下衣袖。

    这时候,突然菜市的街道口响起了礼炮、仪仗的声音,还有官兵开道。

    这一代鱼龙混杂的市集,何曾来过这样豪华的骑兵车队?大家都暂停了争吵,一起退到路边给车队让道。

    那一队人马从骑兵到马匹都着银甲,马匹上的骑士亲兵们一个个精神抖擞面貌英武,十分惹人瞩目,他们护驾的是队伍中段的一辆银盖马车,浩浩荡荡从街道行驶过。

    观其仪仗,这马车里头坐的,不是个郡王,也是个侯的级别。

    周氏等人跪在车道边上,忍不住偷偷抬起头来看,眼中充满了羡艳:她这辈子别说坐了,摸都没摸到过那样的马车!这车身和铠甲都是纯银做的吗?那上面的玺铃挂饰晶莹透亮,是不是纯正的水玉?这样的贵人,不晓得咱们家丰儿什么时候才能结交得上!不过丰儿还好,他好歹脑筋想通了,搭上了薛校尉这根线,以后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只要不再被这个下贱狐媚缠着。

    她想着,又用怀恨厌恶的眼神看了顾柔一眼。

    顾柔这会儿没看见周氏,孟嫂子一个劲暗暗掐她的胳膊,提示她去看那辆马车。她心里纳闷:没听说过这几日有外面的诸侯进京参拜啊,这里头坐的是个侯还是个郡王?看孟嫂子那眼神,莫不是想让我宰了里头这家伙作为一单生意的报答吧。

    她心里吓了一跳,连忙朝孟嫂子挤眼睛,那意思是:我只卖消息不卖人头啊,你可别让我替你去杀人。

    被孟嫂子狠狠白了一眼:妹儿,你个哈儿!

    顾柔正纳闷,那辆银盖马车就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马车帘子掀开,从车上退下来两个春衫靓丽的娇媚侍女,左右拉开了暖帘;一股奇香从车厢中飘逸而出;垫在车底的羊毛毯子动了一下,便见一双墨金底靴从中迈了出来。

    车中的男子头戴珠冠,身穿蟒袍,竟然是一位高大英俊的青年。

    他迈下车来,还仰头望了一眼四周,展颜莞尔,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笑容英俊迷人:“好地方。”举手投足间里,充满了一股上等贵族的风流气质;可是这股风流并没有使得他显得轻浮,反而更加潇洒迷人了。

    这青年便是宁王世子连秋上,作为质子长期驻留洛阳,以风流不羁闻名京师。

    “哪个是顾柔?”那护驾的卫官喝道。

    这话一出口,周氏几个人都愣住了,这世子府的车队来到菜市,就是为了找顾柔的?刘妪带着茫然的神色看了周氏一眼,周氏皱了皱眉头——一定是那小蹄子犯了什么事,得罪了世子府的人,官兵拿人来了!

    一会儿官兵问罪她,自己千万得跟她撇清了干系,免得让这个丧门星给家里招来祸事!周氏正想着,那卫官又问了一遍:“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顾柔的小姑子?”

    刘妪一心想在军爷面前揭发检举有功,站出来指着顾柔道:“就是她!官爷,她犯了什么事情就拿住她,可同咱们旁人没……”被卫官一把推开,在路边摔了个狗□□。

    卫官护着连秋上走来,顾柔心里忐忑,左看一眼孟嫂子,她的脸上充满神秘莫测的笑容,正不知是何意,直到那双墨金底的靴子走到她跟前:“是你么。”

    “世子殿下叫……我?”顾柔跪在地上很是意外,还特地指了指自己鼻尖。姓顾的那么多,叫顾柔的同名同姓应该不少吧!

    “不叫你还有谁……”卫官正要呵斥,被连秋上戴着翠玉扳指的手隔开:“你就是顾柔。抬起头,让本宫看看。”

    他张口说话,声线磁沉优雅,好像不看到这个人的脸,就能听出他话里的笑意。

    “是,小女子顾氏女,名唤一个柔字。顾柔参见世子殿下。”顾柔得到对方的允许,这才敢站起来,把脸稍稍抬一抬,视线仍然垂着。

    “你看着本宫。”

    顾柔这才抬起头来,清媚面庞,如雪目光,一下子对上连秋上玩世不恭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