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国师,你丫闭嘴 > 正文 第3章 意图不轨
    003

    顾柔昏睡不醒。

    梦里,总有个人在耳朵边嘀嘀咕咕:

    【赵太尉蠢到极限居然也产生了破坏力。】

    【太史令果然也是好精致的一枚神经病。】

    【真佩服密阳公主不仅才智庸俗而且还这么自信,观她眼神,须得躲她远些,免得招来烂桃花;对了,赵议郎青春美貌,正好哄他去与密阳公主相见,啊,本座干脆装疟疾好了,刚好衬托出赵议郎的英俊潇洒。】

    ……

    这些声音绵绵徐徐传来,听不真切,却又挥之不去,吵得她无法安心入睡。

    这真是一个好烦好烦的梦!

    顾柔大汗淋漓地清醒过来,却只见弟弟顾欢蹲在自己床头,手里拿着汗巾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睛都熬红了。

    “阿欢,我睡多久了?”

    顾欢一见姐姐苏醒,眼泪就止不住地落下来,擦了擦眼睛,故作坚强地道:“家里没事,你放心,阿姐……你别干这行了,成不成?”

    “大人的事不用你管。”顾柔心想,【不然哪挣钱供你上学堂呢?】

    (某处的国师喷了一口茶,四下环顾:学堂,什么学堂,谁要送本座上学堂?)

    “我不读书了,我不想你有事。”

    “没事,没事!你看姐哪一回有过事?”顾柔挣扎着坐起来,顾欢连忙地来搀扶。“别说昏话了,快给阿姐倒杯水。”

    顾欢拿了水:“阿姐,金创药用完了,我去买。”

    “等等。”这个风声紧的关头,官府一定会紧盯城中各大药铺,谁买金创外伤之类的药材谁必定被查。

    不过,如果将这些药材拆开来,分别写在不同的药方里面,然后拿回来再从不同的药包中将治疗外伤的药材一味一味挑出来拼合,这倒是可以的。

    顾柔爬起来写完了好几个方子,有清凉润肺的,有治疗经痛的……各种各样交给顾欢,千叮万嘱他,一天只能买一个,去不同药铺购买,买足三天,就能拼成治疗外伤的药了。

    顾欢走后,顾柔在床上又昏睡了过去。

    ……

    韩丰执行任务出了岔子。

    那天晚上,他精心部署,严密埋伏,可是结果不但没有捉到刺客九尾,还把毛尚书和小妾吓得从内宅跑出来了,廷尉司和屯骑营两百多号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平日朝堂上威严楚楚的尚书大人精赤条条地搂着小妾,抖得跟筛糠似的。

    毛尚书回过神来,满腔怒火,第二天清早就把廷尉司告上了朝堂,指责其办事不力。

    “没用的东西,这点差使都办不好!”韩丰被自己的上峰一顿狠批,气得当天半宿没睡着,跟衙门告了天假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又遇着糟心事:在谯郡做生意的弟弟韩潮被江南的合伙商人骗了,跑路抽光了所有银子,他跟当地的豪绅借了高利贷又还不上,被人家当肉票扣在谯郡的一个破庄子里,差人来跟母亲周氏索债,张口就是一千金。

    这个一千金,可不是一千两黄金,而是一千斤黄金。

    他一个令郎,乃是所有郎官中最不起眼的一种吏职,月俸才五千钱,折合不过四两金;一千斤金相当于八千两黄金——不算利滚利他得还一百六十多年,还到下辈子去?

    周氏向来疼爱小儿子,哭闹一番见丈夫实在拿不出钱来,她不敢骂丈夫,又不忍心骂大儿子韩丰,一腔怨恨迁到韩丰未过门的妻子顾柔头上来,直骂丈夫眼睛糊了浆糊泥,怎么看上了这么个破落户结亲,害得儿子没有前途,一家人跟着受累。

    周氏本来是南海郡富户家的庶女出身,家里做码头生意,没读过什么书,虽然在京城呆了多年,但一骂起人来还是夹杂许多南海口音:

    “痴线,你是不是眼盲,非要娶这个贱精?”

    韩丰听母亲用词如此不堪,心中烦躁,便夺门而出,又听得周氏追到巷子口大骂:“死蠢没良心,生块叉烧都好过生你啦!”

    韩丰逃离家门,只想出来透一口气,但仰头一看天色渐晚,已经到了吃完饭的时候,又不想回家,便来到了顾柔家的院子门口。

    他叫了两声,院子了没人,推门门是掩着的,他就直接走了进去。

    堂屋里也没有人,他犹豫了一下,进了里屋。

    顾欢走之前,为了掩盖被褥的血腥气传出去,在里屋烧着浓郁的一支线香,韩丰闻到这廉价刺鼻的香味,不由得练练捂鼻皱眉:阿芙说小柔没品味,还真是这样,没有钱就不要焚香,难道不晓得炉瓶三事这些风雅之物都是大户人家的玩意吗,她折腾这些真是东施效颦。

    韩丰嫌恶地想着,朝那床上望了一眼,就呆住了——

    顾柔躺在床上,双颊雪白,嘴唇殷红,如冰雪雕琢的一尊玉像,那紧闭双眸的模样冷艳至极,像是骨子里都剔透起来的女神。

    韩丰忘记了捂鼻子,身体的某个部分登时燥了起来。

    他来顾柔这边,本来就是因为心情不好想找点慰藉,吃一顿饭听她说几句温柔话儿就走;可是现在他光听温柔话儿不成了,他的双腿却一步都迈不开,眼睛痴痴地盯着卧在床上的冰美人,眼中露出一种饥饿贪婪的神色。

    反正小柔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早晚都得是他的人,碰了她又有什么关系?

    念头在脑子里一转,他鬼使神差地走过去,双手颤巍巍地伸出,正欲掀开被褥——

    砰!

    韩丰头晕目眩,几乎昏倒,他原地摇晃了两下,回过头,只见个头才到他胸口的顾欢双手高举着一个旧的粗瓷花瓶,血红瞪眼地盯着他。

    后脑上热乎乎的淌下来一串东西,韩丰伸手一摸,手里黏糊糊一团血迹。他登时气坏了,这个顾欢!

    他一把揪住了顾欢,用武功招式三两下就把他制服,掐着顾欢的脖子把他双脚离地捏了起来。

    瓷花瓶摔烂在地上,顾欢双脚在上方用力挣扎,牙缝中愤恨地咒骂:“畜生,你不是个东西!你是畜生!”

    韩丰狂怒不止,他早就看这个小杂种不顺眼了,小柔嫁给他,这个拖油瓶他一点也不想要,想到他以后会受着自己韩家的恩惠,却还一脸看不上自己那副衰样,他就想这么一捏把他给捏死。

    可是顾欢仍然不放弃挣扎,双腿浮空乱踢乱蹬:“狗东西,淫~贼!畜生!你不是人!”脸色渐渐青紫。

    他喊得很大声,韩丰一下慌了。他的理智回过神来,韩家虽然算不上有头有脸,可好歹身家清白,这样招来别人抓他一个现行,他的前途和名声可就全坏了。

    他慌得一下子把顾欢扔了出去,夺门而出,用轻功逃跑的时候还不忘掩着脸。

    顾欢摔在墙根,脸上头上都擦破了皮,少年的脸因为闭气涨得乌紫,他慢慢地爬起来,忽然想起什么,慌忙摸了摸胸口,还好衣服里包着的药材还在。他放下一颗悬着的心,这时候,才爬到床边,带血的小手牵住姐姐顾柔冰凉的纤手,低声哭了起来:

    “阿姐……你一定要好起来。”

    第四个夜里,顾柔终于彻底醒转,家里没有鸡了,顾欢做了鸡蛋汤给她喝。姐弟一起吃过晚饭,顾柔哄睡了弟弟,一个人在房中换药。

    白天的事情顾欢一个字也没有提,顾柔还只当弟弟不小心打碎了花瓶。她对着生锈的铜镜,看着镜中自己背上那道深深的箭弩创口,心里头充满了疑虑不安:我九尾出来混有几年了,只卖消息,不卖人头,也从不跟人家抢单生意,更没有得罪过离花宫的人,为什么呢?

    不管怎么样,不管是别人先招的她还是她先招的别人,可这梁子一旦结上,就没那么容易了事了,顾欢深深知晓,现在的情势是,即便她不找出对方,对方也一定会因为害怕她报复而报复。

    顾柔叹了口气,跃上房梁,把藏在缝隙里的江湖小报取下来。

    对着灯翻阅竹简,近五年来的江湖杀手排行榜上,前十名几乎全是离花宫的人,密密麻麻,前三更是无一例外。

    顾柔翻到近三年的榜单。

    前年,也就是平昌十八年的排行——

    榜首:金飞燕;离花宫

    榜二:夜盗千户鬼老七;离花宫

    榜三:金笔国手萧书生;离花宫

    去年的排行——

    榜首:金飞燕;离花宫

    榜二:点红尘;离花宫

    榜三:卓夫人;碧海阁

    今年年初新鲜出炉的排行——

    榜首:金飞燕;离花宫

    榜二:卓夫人;碧海阁

    榜三:小谢;离花宫

    在密密麻麻属于离花宫的排行上,“卓夫人”这个名字引起了顾柔的注意。

    她的组织是碧海阁,也是江湖老牌的刺客组织,和离花宫不同,据说成员骨干多为南人,这个组织多半在西部南部发展得风生水起,只是近几年来拓展势力,把生意做到了洛阳,大有和离花宫分庭抗礼之势。

    跟离花宫结了梁子,顾柔就开始动脑筋,想要借碧海阁这个势。虽然她一直喜欢单干,这样不必太受制于人,但是事情既到这里,便有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势。

    她跟牵线人联络,朝碧海阁递了消息,没过多久,便得到卓夫人亲自回信,约她夜晚在京城郊外三里驿馆外接头。

    顾柔如约前来,一见面,就晴天霹雳地站住了:孟……孟姐?!

    腌菜西施孟嫂子一袭羽衣,美若天仙,优雅徐徐转身。本以为会邂逅一个风度翩翩美少年剑客的她看见顾柔,登时头杠黑线,下巴落地,美不过三秒:“小小小小小小,小柔,你是九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