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一条狗的穿越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疯狗啊
    当小白回到大营时所有的红衣大炮都报销了,小白的脸色有些阴沉,同时步伐有些沉重,五十门红衣大炮乃是国之利器,没想到片刻便毁掉了。

    小丫和月牙儿跟在小白身旁,谁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小白现在正极度暴怒。

    慕容丹青灰头土脸的走来,她叹息一声,“将军,五十门红衣大炮都毁了,我的错啊!”

    小白擦擦慕容丹青脸上的泥土,他咧出一个笑容,“不怨你,怨我!”

    小白缓缓转身,而后看向月牙儿,他冷笑一声,“你不应该说点什么吗?”

    月牙儿一脸无辜的样子,她讥笑道:“莫非你认为这事是我干的吗?”

    小白眼神变得凌厉,他大吼一声,“来人,把这个女人给老子绑起来!”

    闻言,月牙儿眼神微变,这时一把寒冷的长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只见小丫冷冷道:“敢动一下,本姑娘就叫你人头落地!”

    月牙儿平静了下来,她站在那儿任由大华将士将她五花大绑。

    小白将受伤的将士一一安抚后,对着慕容丹青说道:“你去休息吧。”

    “可是……”慕容丹青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小白打断了。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萧破浪没劫营的胆量!”小白说道。

    慕容丹青拗不过小白只能乖乖的回去了,小白看了身旁的小丫一眼,“走,和我去看看那贱人!”

    感到帐篷中一阵刺眼的光,月牙儿缓缓打开眼睛,她被大华将士五花大绑而后直接丢在了床上,打开眼睛。只见小白正喝着茶水,小丫冷冷的瞪着她。

    小白眯眼看着月牙儿,“好手段啊。先是骗我去天山,继而将红衣大炮毁掉。老子就说那天你晚上鬼鬼祟祟的要去干什么,原来是为了找红衣大炮啊!”小白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本将军还傻不拉几的带着你去看,真是傻得厉害啊!”

    “你胡说!”月牙儿眼睛睁得大大的,怒视着小白。

    “胡说?”小白冷笑一声!

    “有何证据!”月牙儿不屈道。

    “证据!”小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老子说你是就是你,证据那东西不重要,临死之前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无话可所!”说完。月牙儿闭上了眼睛一副认命的样子。

    小白看了小丫一眼,小丫顿时意会,她向着月牙儿走去,而后一把将月牙儿拉起,没等月牙儿反应过来,小丫便捏出一包药倒在了月牙儿嘴中,而后直接拿起一杯茶水灌倒了月牙儿嘴中!

    “咳,咳……”月牙儿咳嗽起来,她脸蛋涨的通红,“你给我吃了什么?!”

    小白哈哈笑了起来。他指着月牙儿说道:“月牙儿,你怎么也算个美女,临死之前定然要让本将军享受一番了!”

    看着小白满脸的坏笑。月牙儿的身子不禁向后缩了缩,她咬牙切齿道:“梁小白,你无耻!”

    “你逼我的!”小白吼道。

    五十门红衣大炮啊,有这玩意在手能少死多少大华将士,而且有这玩意自己胜利的几率大大增加,现在全被月牙儿给毁了,小白如何不愤怒!

    吼完,小白的面色变得平静下来,小丫很识趣的退了出去。小白邪笑道:“是不是感到身上虚弱啊,实话说。你的武功还真让我忌惮的厉害,下点药。便没什么可怕的了嘛。”

    小白明显从月牙儿眼中看到一抹害怕,他脸上划过一抹戏谑,“月牙儿,那日我就奇怪怎么头顶上会有雄鹰翱翔,现在想想萧破浪怎么知道老子的红衣大炮在那个地方,定然是你将落线绘成图,让雄鹰传给了萧破浪,当初老子真应该把那只鹰射下来啊,你让我去天山不过是为了杀掉本将军,就算是杀不掉你也可以洗脱自己的嫌疑,但是你太小看本将军了!”

    月牙儿顿时一怔,随后她轻轻闭上了眼睛,一副极其痛苦的神情,脸上滑落的泪水,俏丽五官的挣扎,任由欺辱的可怜,让月牙儿变成一个立体的人儿,好似她真的包含无尽的委屈,足够让世间所有的男子为之动容。

    “你不就是想要为欺负我找个借口吗!好,我成全你!”

    小白嘴角的笑意愈加浓烈,他一把抱起月牙儿,将绾着的绳子解开,而后一把将月牙儿丢在床上,,砰,当月牙儿感到身体一阵碰撞的疼痛时,她终于明白过来,五十门毁掉的红衣大炮以及伤亡百人让小白要在床上发疯。

    让月牙儿绝望的是,那个被发泄的对象竟然是自己,月牙儿做梦都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小白这一刻充满了狂暴的气息,冰冷的眸子中流露出内心的杀伐,他看着床上楚楚可怜的月牙儿扯掉自己的衫子扑了上去:“本来想和你玩玩感情,但是你竟然阴老子!大可汗不是要来美人计吗?!现在老子就依她,把你这朵水灵灵的小白菜拱几拱!”

    月牙儿在小白身下不断的挣扎,她近乎吼道:“我没有,没有!”

    小白一把撕掉她的乳云纱对襟衣衫,近乎粗暴的动作让月牙儿痛苦的叫了起来,小白脸上不见一点怜香惜玉,那只有薄薄一层的白色纱衣更是被小白一把给撕碎,由于那黄色的裹胸月牙儿已经脱了下来,现在小白面前是一片雪白,小白捏住了那抹柔软,美人计是吧?那我就将计就计!

    “不是我,为什么不相信!”

    月牙儿被小丫下药后并没有多少力气,渐渐的她停止了挣扎,让小白的手在她的身子上肆意的摩挲,她语气悲凉,摆出一副遭受了巨大伤害的的态势,宛如她真的是无辜的,眼泪不断的淌出,打湿了月牙儿整个面孔和脖子,显得楚楚可怜。

    小白懒得理会这妞,认定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狡辩也没有用,小白现在只想着占有,狠狠的占有。

    小白一把将撕碎的衣服丢掉,手指顺着月牙儿的胸脯滑下,划过肚皮,而后毫不犹豫的将月牙儿的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褪去,出乎小白的预料,月牙儿竟然穿着一件黄色的贴身亵衣,小白手指一勾,衣物尽落。

    颠倒众生的风情在小白眼前显现,高耸而洁白的双峰让小白想到了天山,翘挺的臀部,勾勒出一抹诱人的曲线,男人呐,谁能敌得过此时的风情?

    月牙儿似是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眸,眼中的泪水也停止了流淌,红润的脸蛋上满是春意,小白将上身的衣服都脱下,原本瘦弱的身板经历了数次厮杀竟然变得有型,几道疤痕更是勾勒出一么男人的魅力!

    小白趴在月牙儿的身子上,看着月牙儿合上眸子,小白总有一抹遗憾!

    “睁开眼睛!”小白命令道!

    小白突然腾升一种邪恶的*,他想要月牙儿眼睁睁看着被自己摧残!

    月牙儿美眸微微打开,竟然含有三分春意,一分勾人,在小白得意之时,月牙儿的温顺和媚意全然不见,她猛然张口,一口咬住了小白的肩膀,呜咽道:“我说了,不是我,不是我,你为什么不信?!”

    “疯狗!”小白怒骂一声,他一把推开了月牙儿,在小白揉自己的肩膀时,月牙儿再次扑上来,小白下意识用手一挡,随即小白发出“嘶嘶……”的低吼声。

    只见月牙儿嘴角留下一抹鲜血,触目惊心,月牙儿看着小白嘶吼道:“你不就是想要占有我么!”

    她一抹脸上的泪水,眼中流露一抹决然,“不就是想要上我么,你要,我给你!”

    月牙儿像是恢复了气力一般,她一把将小白推倒,而后骑在了小白的身上,胸脯的两坨肉在小白眼前颤抖!

    什么情况?!日,被逆推了?!

    小白只觉得荒唐的厉害,这一刻他竟然菊花微凉,这厮没了*只是不断的庆幸,妈的,的亏是个女人啊!

    此时的月牙儿像是疯了一般,她扑上来就是对小白一阵亲吻,脸上,脖子,胸脯,小白哪受过这般待遇,小白竟然有种被人强.暴的感觉,当月牙儿手指伸向小白的裤子里时,小白再也忍不住了,“靠!”小白大吼一声,而后将月牙儿推倒。

    小白所有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只想落荒而逃,捡起地上的衣物,小白对着大口大口喘气的月牙儿骂道:“妈的,疯狗啊,而且还是发.情的疯狗!”

    走到门口,小白不得不感叹这女人道行不浅啊,愣是反客为主,愣是生生止住自己的*。

    “完事了?”小丫还守候在帐篷外,但是她似乎有些惊讶小白的速度够快的。

    小白自然知道小丫的想法,只见小白摊摊手,骂道:“那婆娘道行深呐,老子还是比较喜欢单纯一点的女人!”

    “小丫陪本将军侍寝……”小白拉长声音说道。

    “不要!”小丫摇摇头,“我怕哥哥把我当做那女人!”

    小白顿时板着脸给了这妞一个板粟,疼的小丫咧开嘴“嘶嘶……”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