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一条狗的穿越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倾世
    听闻文华皇帝要将李妙人嫁给文华皇帝,小白愤怒的厉害,这厮晚上没吃饭,倒头就睡。

    等翌日的阳光,高高挂起,小白才慵懒的爬起,小丫早早的候在那儿,自己的哥哥两顿饭没吃可是把这妞心疼的厉害。

    小白第一句话就是,“小丫,我饿了,弄点吃得来。”

    “好,好,哥哥等着!”听闻小白要吃东西,小丫顿时高兴起来,她急忙走了出去。

    坐在帐篷中,小白面前一堆精致的食物,全是小丫和慕容丹青亲手所做,这两妞为让小白心情好一点,两人亲自下厨,两个女人难得的和谐了一回。

    小白似是饿坏了,这厮一把手抓着一只鸡腿,另一只手狠狠的往自己嘴里拔饭,吃相狼狈。

    慕容丹青看着小白,有些无奈的说道:“公子,慢慢吃,没人和你抢。”

    小白嘟囔了一句“好吃”,而后吃的更加卖力,慕容丹青无奈摇头,只能提醒小白别噎着,但是看着男人把自己做的东西吃的所剩无多,慕容丹青嘴角还是噙着一抹笑意。显然女人很享受这种成就感。

    小白吃的正香,然而小丫这丫头却不高兴的走进来,她满脸不快的说道:“哥哥,你不是给辽国那个所谓的大可汗送了几个男人吗?辽国回礼了,给你送来一个美女!”

    见过了太多的美女,小白都有些审美疲劳了,虽然美女一抓一大把,但是绝世美女还真是太少了,整个大华放眼望去,真正算得上顶尖的也只有妙玉公主,乔红颜。小丫,慕容丹青。

    身旁每日环绕着这般多的佳丽,青.楼中的花魁头牌什么的勾.引小白。小白竟然提不起一点兴趣,要是看看那些女人跳舞还是可以的。若是想要共赴云.雨,小白是万万不愿意的。

    于是小白兴致乏乏的说道:“带进来本将军看看,若是一般货色就退给大可汗,说老子看不上!”

    说完,小白继续埋头大吃起来,慕容丹青这妮子做的饭还不赖,小白一来是饿了,二来是想要这妞开心。自然卖力的吃着。

    小丫进来,空气中飘着两抹幽香,小丫的味道小白自然熟悉,另一股香味自然是大可汗送来的女人了。

    小白并没有抬头,只是不住的吃着碗里的饭,终于就剩一只鸡腿了,小白狠狠的咬下一块肉,而后看向慕容丹青,只见慕容丹青的目光有些呆滞,小白顿时就知道辽国那个大可汗送来一个丑八怪。小白可不信辽国能送来比李妙人还美的女人。

    终于小白施施然将头转向门口,突然,小白所有的动作停滞了。他手中的鸡腿直直掉在地上,嘴中撕下的鸡肉一半在嘴中,一半留在外面。

    小白见过了太多的美女,单是后宫三千佳丽,这厮做狗的时候就偷偷摸摸的瞧了个遍,可谓纵览天下美女,现在很少能有女人让小白惊呆。

    然而当那一对比那浩瀚夜空中的星辰还要神秘而闪亮,深邃而澄澈的眸子,与他对视的刹那。小白的大脑竟然化为一片空白,他连那些什么国色天香。绝世容颜一类的词都没有想到,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一般。

    他呆呆的咬着口中的鸡肉。瞳孔收缩,停止了呼吸,身子僵硬的就像一个傻子一般,一动不动。

    时间过了许久,至少在小白的世界里他觉得时间过了很久,他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脏在“砰砰”的跳。

    他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一个小男生,在某个夜晚邂逅自己的单恋许久的女神一般,紧张的舌头打结,心如鹿撞,呼吸困难。

    突然,小白感到自己脸上一阵火烫,血液上涌,一股浓浓的*袭来,但是小白却不敢亵渎,有的美到了极致就是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小白想起了她和李妙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他便刹那失神。

    那时的李妙人给小白一种无尽的忧伤,继而变得粲然一笑,那一抹如花的笑靥,小白至今记得,但是现在这个女子给他的感觉如同一个将要在冰天雪地里冻死的人看到一朵晶莹剔透的雪莲花一般,那一刻,就算是被冻死依旧是笑着的。

    哦,那感觉,真美,美的让小白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哥哥……”

    就在小白思绪万千的时候,小丫不高兴的打断小白的思绪,小白身子一颤,他急忙将自己嘴中的鸡肉吃下,而后打了一个饱嗝,这厮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神了,讪讪笑了笑。

    小丫虽然极为不高兴,但是看到小白那个傻样后也不好去责怪什么,现在这妞最恨的就是辽国的那个大可汗,知道哥哥喜欢美女,偏偏送这么漂亮一个女人,小丫第一眼见到这个女子就给这妞打上了祸国殃民的标签!

    小白起身在美人儿身旁绕着走了一圈,幽香让小白忍不住贪婪的吸了几口。

    刚才被这女子脸蛋给弄得痴迷了,缓过神来的小白,现在仔细看着女子。

    三千青丝如锦缎般披落在肩头,一对柳眉弯似月牙,却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眼角微微向上挑,浅浅的笑意宛如黑夜般魅惑;睫毛在眼帘下打出的阴影更是为整张脸增添的说不出道不明的神秘色彩;鼻梁挺拔且不失秀气,将姣好的面容分成两边,使脸庞格外富线条感;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仿若无声的诱惑。

    美好的五官被完美的脸部线条一直引到了尖尖的下颚。白皙的肌肤几近透明,散发着女子与生俱来的体香,但这香的与其她女子不同,不知是什么味。一袭天蓝色的曳地长裙,纯如天空,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清丽秀雅,莫可直视,当真洁若冰雪。

    小白收罗自己的词汇,也想文绉绉的写一篇《美人赋》来附庸风雅,可是想了半天这厮只是啧啧赞叹道:“啊,好漂亮的一朵鲜花啊!”

    雅是一点没体现出来,倒是俗的一塌糊涂。()